VOL3-04-我們在黑暗工作,為光明服務

  經過"吹文成"任務後,金倩玥將學生帶到射程訓練室,一一點名後命醫療人員立刻治療李燦智、劉智妍的傷勢。

「相信很多學生應該都知道這次的任務是期末考。」金倩玥手握遙控器,將黑板打開,畫上表格:「平時成績佔1%、期中臨時技術考30%、期末實戰考佔54%、其餘加分事項15%。」

「不過老師,其他的期末考什麼的不說,妳不覺得平時成績佔1%有點太誇張了嗎?」宜杜仲無奈的指著黑板。

  聽了宜杜仲的疑問後,金倩玥佯裝悲痛的表示:「拜託~我是多麼為你們著想的老師啊!老師曾經也是學生的,哪有學生上課不睡覺的道理?難道還需要我一一指名出來誰上課不上課的嗎?點名都點在你名,痛在我心。」

「就是有妳這種老師才會教出我們這種學生啦!上樑不正下樑歪。」宜杜仲無奈。

「再說!你期末考就死定了!」金倩玥笑著看向宜杜仲。

「這是威脅!」宜杜仲不滿。

「老師在親自教導你們:威脅也是遊說的戰略之一。」金倩玥看向其他同學:「還有人對這個老師特地為你們設計的分擔成績風險有疑問嗎?」

「就像老師剛剛說的,雖然有預感是期末考,但還是不知道期末考到底是要考什麼啊!去年期末考就很莫名其妙……」樂喬媗抱怨。

 去年期末考是什麼鬼啊!居然是假裝讓我們團體聯誼,結果居然是從遊戲中去當別組的間諜然後讓自己組別獲勝!結果最後最重要的就是我沒有聯誼成功啦!

「說到去年期末考……那時的飲料還深深烙印在我喉嚨裡……」李秉喬深皺眉頭。

  對,就是去年期末考!明明是聯誼,校長跟老師還硬說他們來當主持人跟安排遊戲的人。有一關遊戲是五杯飲料裡面有一杯加了檸檬酸、苦瓜、青椒、紅蘿蔔、洋蔥、番茄跟特別進口玉筋魚汁,號稱超級健康飲料,實質上五味雜陳,每組派五個人上去,其他組別猜測到底是誰喝到飲料,好死不死我就是喝到那該死的促建腸胃蠕動的飲料,玉筋魚汁的味道還持續在我嘴巴裡好幾天!害我茶不思飯不想!校方事後還解釋那時是為了測驗每組的容忍力及欺騙力,說什麼身為刺客要能夠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生存,還能夠不顯露出異狀,以免被敵人識破等等的合理藉口。現在想起來,當初笑得最大聲的就是學校的校長跟老師了。

「去年期末考真是經典,就是因為有優秀的師生團隊,所以才產生了現在的你們啊~」金倩玥得意的笑著。

  飲料就是金倩玥的得意試題。而那次的得意試題,也確實刷掉了一半的學員。

「所以啊!這次期末考是實戰,只是不小心混進了……雜質。」金倩玥笑了笑。

「但是期末考卻讓人受重傷甚至可能會有傷亡?」梁語真不悅的看著金倩玥。

「所以我出現了啊~阻止了悲劇。而且,千錯萬錯都是校長的錯,我可是從一開始就持反對票讓你們期末考考實戰,但你們也知道,老師的意見被無視,所以我為了加強你們的技術,提升存活率,給你們安排了臨時期中考。」金倩玥看了看李燦智和劉智妍:「真的很抱歉傷到了你們,也承認我們安排的試場管制人員不當。雖然很悲傷,但還是要誠實告訴你們一件事實,這就是你們以後出社會要背負的壓力。你們拿的錢比任何人多更多,是因為你們是拿錢賭性命。」

「所以期末考是考?」禹茶梅好奇的問。

「該不會這次期末考是考忠誠度吧?以強大利益誘惑每個流派的學員,看誰背叛了自己的流派。」宜杜仲催測。金倩玥點頭。

「誰啊?」樂喬媗疑惑的問。

「毛毛。」樂橆冞道:「我給她的資料都是假的,只是我隨便說的地點沒想到剛好是李燦智埋伏的地點。」話才剛說完,衣領就被梁語真揪起,梁語真痛心的說:「這是你隨便說說就可以算了的嗎?如果毛毛射擊的準度再準一點,如果李燦智沒有被老師救,那他的傷亡要算在誰身上?」

「妳說的那些如果都是先建立在妳有好好安排人員吧?隨便講講都能猜到李燦智在哪埋伏的話,不覺得妳的策略安排出了問題嗎?好意思去牽拖別人降低自己的罪惡感嗎?」禹茶梅冷道:「也太放縱李燦智了吧?」

「妳再說一次看看。」李多序手握剪刀抵在禹茶梅脖子上。

「哎!這是在做什麼啊?搞得好像我已經死了一樣,我這不是活得好好的嗎?」李燦智像平時一樣燦爛的笑著。

  金倩玥拍桌結束即將發生的戰火:「沒錯,這件事誰都有錯,學校也會開檢討會,我也跟校長說過了,這次的期末考實戰算在加分成績裡,期末考改成學員訓練成果會。現在各流派帶回自己的學員,醫療負擔費用學校全權負責。解散!」

「那吹文成呢?」樂喬媗仍舊好奇。

「聽說吹文成學長特別幫我們處理掉後患了,他在頂樓把毛毛殺掉了。」劉月祈道。

「怎麼會……我都快不相信昨天還開心地在聊天講話耶……再怎麼說,也太突然了吧?一個昨天還講著話的人,就這樣被殺掉了,很奇怪不是嗎?」樂喬媗深深嘆了口氣。

「妳之後殺的人還會是妳前一秒剛講完話的。」樂橆冞面無表情的說。

「我說不定連講話都不講勒!這樣就不會有感情了。」樂喬媗反駁。

「心再怎麼被挖空,還是會剩下一點點的,因為是人類,所以不可能被掏到一滴不剩。」禹茶梅笑道:「看看妳姊姊不剪頭髮的原因就知道啦~哪天那個李多序神經大條到跑來剪我們樂橆冞的頭髮就知道,這世界上叫李多序的人絕對絕種。」

「為什麼?」一旁的劉月祈好奇的探過頭,卻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鐮刀刀面擋住,順勢後退了一步,劉智妍冷眼瞥過來,警告劉月祈:「不要想挖別人隱私,不關你的事就不要問,小心人頭落地。」

「傷患就不要亂動了!」宜杜仲拿書本輕敲劉智妍的頭。

「一度讚哥說的沒錯~傷患就不要亂動了。」劉月祈笑嘻嘻的朝劉智妍扮鬼臉。

「殺了你,我一根手指頭還嫌太夠用了。」劉智妍冷哼。

「少瞧不起人了,妳一根手指頭我看還舉不起妳那把鐮刀呢!更別說扣板機至少要兩根手指頭了。」劉月祈輕蔑地說。

  梁語真靜靜的聽著、看著這一切詭譎的氣氛,直覺告訴她,這次的期末考實戰一定不是像學校講的那樣,而且,搞小聰明小動作的那些,一定跟樂橆冞有關。梁語真決定親自調查。

*-*-*-*-*-*-*-*-*-*-*-*-*-*-

  地點:聖洛伊特中央噴泉花園。

「這就是毛毛的花嗎?」禹茶梅在解散後,跟著樂橆冞走到這裡。這裡是聖洛伊特的中心點,在這裡方圓三百公尺有著不同種類的花,這裡有一個古老傳說,聖洛伊特的人們出生時會有一朵新品種的花綻放,若死亡,代表的那朵花會跟著枯萎凋謝。

  樂橆冞笑了笑:「連妳也以為毛毛是我安排的嗎?話說在前頭,我對自己人很好的。」

「那,這是代表誰的花?」禹茶梅問。

「據說是我生母的。」樂橆冞笑著說:「很神奇,我只是確認事實而已。結果,很不意外,原來我媽才是真正的背叛者,背叛艾沙炘、背叛整個聖洛伊特。去當一個弱爆的特戰隊菁英隊員。」

「……該不會……」禹茶梅有些吃驚地看著樂橆冞。

 該不會毛毛就是樂橆冞她媽媽吧?欸也童顏的太誇張了啦!好可怕!什麼強大的基因啊?她媽到底幾歲啊?樂橆冞現在十九歲,那至少她媽也要三十幾歲了吧?啊!我忘了!面具,就像我今天去汩薩面試時戴的面具一樣,如果加上變聲器,就更萬無一失了。

「如果我每天來這裡澆水施肥會不會活過來?」樂橆冞看著枯萎的花。

「妳不如去幫死人CPR還比較有可能。」禹茶梅笑了笑。

「幫我瞞著樂喬媗吧!」樂橆冞將花摘下,丟向噴泉,閉上雙眼,禱告。

「在樂喬媗心裡,她爸媽早就不在了吧?因為有一個從小就騙她騙到大的姊姊。」禹茶梅笑道:「不過,聽說媽媽的基因比較強喔!可以持續好幾代。」

「那就只好消滅代代的背叛者囉!」樂橆冞沒有感情的笑道。

「說真的,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妳是天生的刺客。論冷血沒人比妳更冷血。」禹茶梅笑看著樂橆冞。

「謝謝,我會當作是誇獎的。」樂橆冞欣然接受禹茶梅的評價。

「不過話說回來,我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原來我爸媽跟你們也有關係……我還以為我爸媽一定不認同我走這條路呢!」禹茶梅笑答。

「可見法律腐壞的多快。」樂橆冞笑道。

「更無可奈何的是……」禹茶梅看像樂橆冞,露出燦爛的微笑:「一想到要跟政府對戰就很刺激!」

「妳這惡習難改耶!」樂橆冞笑了,走向噴泉,在噴泉下方的小石磚旁用小刀刻上"Auditore,閉上眼,念出歷代流傳下的話:「我們在黑暗裡工作,為光明服務。我們是佛羅倫薩的奧迪托雷,我們是──刺客。」

 我們是佛羅倫薩的奧迪托雷家族的刺客。是從13世紀後期開始的奧迪托雷家族,我們從小就訓練如何獵殺敵人、如何與敵人作戰,如何在混亂的世界裡求得生存,我們在很久之前就知道,這個世界,不是供需平衡,是要不斷地付出才可能收穫到那麼一絲絲的快樂或解脫,而有力量的人,隨時能搶走你的一切,你必須要不斷的變強、更強、再更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docaine0711 的頭像
lidocaine0711

夏彌冞小說之窩

lidocaine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