綻放在聖珞伊特的花番外篇2──莞爾一笑,將真實埋葬在堅定志向裡

  滿室如藍寶石般的洋桔梗,如大海般沉靜。

 

我以後,想當一位充滿正義的警察,維護整個聖月斐市的和平。」一位有著十足英氣的男孩子用像海水般沉著冷靜的眼眸,堅定的這麼告訴身旁那位帶著甜美笑容的女孩──梁語真。

我想要……保護,像妳這樣無依無靠的人。」男孩仍然堅毅的眼神。

我有你啊!」女孩子沉默了許久,笑著說出這句話。

 怎麼敢說……我怎麼敢說,我,想當刺客。從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光是一條條死板的法律,根本無法真正制裁那些在暗街小巷的小罪犯。要是可以,當初下班的父母親,就不會被那群該死的傢伙殺害,所以,我只能靠自己,靠自己制裁那些喜歡在小鄉鎮裡當老大的小罪犯。

*-*-*-*-*-*-*-*-*-*-*-*-*-*-*-*-*-

語真、語真!」匆忙的聲音,混亂的腳步,那位男孩──唐子雲興匆匆的一把抱住了待在洋桔梗溫室裡的梁語真:「我……我錄取了聖月斐市的警專學校了!

  梁語真愣了愣,勾起笑容:「這樣啊~那我們就要分隔兩地了呢!

我會常常回來看妳的!」唐子雲露出溫柔的笑容,撫著梁語真的髮絲,隨即換上調皮的笑容:「呵!別太想我啊!

沒關係。」梁語真一如既往地笑著:「不用回來沒關係,我不是個喜歡依賴別人的人。

語真,我怎麼會是別人呢?我們,是一起的啊!」唐子雲不開心的糾正。

是呢……有陽光下光明的正義,也要有黑色影子才是正常的吧……」梁語真笑道。

「……什麼意思?」唐子雲不安的看著仍然笑著的梁語真。

  梁語真遞給了唐子雲一封金色鑲邊的紅色的信件,唐子雲愣了許久,打開了那封信件。

 

  即使不用打開也知道,其實,在聖珞伊特眾多學院中,唯獨一間學院會用紅色信件通知錄取生──艾沙炘學院(Sniper Assassin Vocational University),那是間全職的刺客訓練學院,很有名氣,即使有錢有勢也沒用,他們只招收真正適合當刺客的學生。

  至於標準是什麼,無從得知,因為每個參加面試和考試等關卡的學生們都被下達了封口令,不怕死可以說出去沒關係,刺客學院的刺客可不是混著玩的。

 

  紅色信封裡,簡單明瞭的寫著──恭賀梁語真同學符合艾沙炘學院的刺客資格,以及一些新生報告注意事項。

 

我們以後,走的路不同,但是目的是一樣的吧?」梁語真笑了笑。

不一樣。不是所有罪犯犯的罪都該死,妳到現在還是不懂嗎?法律和條約會保護人類,這都是為了讓這個國家變得和平,刺客,是個擾亂這個和平,仗著正義之詞而犯罪的職業!」唐子雲抓著梁語真的肩膀冷靜的勸:「不要去,我不想以後接到需要通緝妳的案件。

 

  梁語真垂下頭,下一秒抬起頭時,是眼神堅定不移,自信滿滿,嘴角掛著甜美卻令人感到寒冷的笑容:「我會去,一定會去,而且,我會讓你知道,很多時候,法律死板的字句條例,是讓被害者的親朋好友,對這個國家更為失望的東西。

妳知道洋桔梗的花語是什麼嗎?」唐子雲放開雙手,輕輕地笑著:「是美麗的。就像妳一樣,充滿美麗讓人靠近,卻又警戒著防著別人。這是妳所選的路途吧?那麼,我們就從此各自走吧……再見。」轉身從此消失在這間洋桔梗的溫室。

 

  梁語真宛如平常一樣的笑容,隨著那道身影一起,漸漸消失。

 

  梁語真雙手揉了揉嘴角:「假裝笑著,逼自己只能笑著,勉強到自己的嘴角都酸了……」蹲下身子,梁語真觸摸著眼前的洋桔梗:「像洋桔梗啊……

  洋桔梗的花瓣上,一滴一滴,滴上了水滴,是如花般美麗堅強女子的淚水。

都怪我假裝的過頭了,連哭了也笑著……」梁語真邊說邊笑著,越是笑得甜美,越是哭的兇。

*-*-*-*-*-*-*-*-*-*-*-*-*-*-*-*-*-

  幾個月後,幻鷹之曈本部會議室。

 

  會議室裡只有五、六個人,每個人看起來都輕鬆自在,卻不失謹慎的隨時戒備著。

以上,是這次的任務會議介紹,最後,還是要再次強調:該死的傢伙,總是會有理由的,而我們的任務至始至終都只有出手,多餘的資訊會讓我們產生個人情感,延遲了最佳的下手時機。老話一句──我們的攻擊是不能盲目的,要像盤旋在高空的鷹,俯視全局,緊盯目標,俯衝咬殺,完成任務。那麼,會議結束,散會。」一位黑色長髮的女子說完後,看著她一手栽培出來的最佳學妹──梁語真:「語真留下,我這裡還有一份妳個人的任務。仔細看過,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來問我。」女子笑著交給了梁語真一封牛皮信封:「好好計畫、好好做,這是個人成績加分的好機會。

是!」梁語真笑著目送學姊的離開後,打開信封,名字和照片,還有資料,沒有一個是她不熟悉的,她這次的目標──唐子雲。

什麼……為什麼……」梁語真拿著信封的手在發抖。

 

  梁語真從沒想過,那個口口聲聲說著正義的人,會出現在她的任務清單內。她第一次對自己即將要下手的人,有了遲疑,對自己的任務,有了質疑。

 

  猶豫了片刻,最終,梁語真還是不想放棄任務,因為她──想見他。

*-*-*-*-*-*-*-*-*-*-*-*-*-*-*-*-*-

  在一個美麗的深夜,一位英俊挺拔的男人──唐子雲,獨自靜靜的坐在河堤旁,許久,他緩緩開口:「來了?

「……好久不見。」身後接近了一位面帶笑容的女子──梁語真。

 

  良久……

動手。」唐子雲低沉的聲音響起。

不要……我知道你不是該死的人,從以前就常常將正義掛在嘴邊的人,不會是罪犯。」梁語真淡淡的說著。

妳知道嗎?人會變。」唐子雲抽著菸,轉過身來,帶著笑容看著梁語真:「梁語真,妳,以殺人既遂罪被通緝了。

你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任務裡?」梁語真問。

為了將妳推到更高的境界,有些犧牲是必要的。看過墮落的警察嗎?呵呵。」唐子雲一步一步走近梁語真:「妳是刺客吧?刺客怎麼能有感情呢?不動手真的沒關係嗎?我會,殺了妳,為了正義,也沒關係嗎?

在妳還在猶豫的這些時間,妳早就死了啊!在妳的世界裡,能依靠的只剩下我,如果,妳下的了手,以後,就再也沒人能阻止妳的腳步。」唐子雲笑著掏出槍枝:「如果妳下不了手,留著以後讓別人殺了妳,倒不如我現在殺了妳。三、二……一!

 

  一個箭步,一個力道強勁的手刀,一聲子彈飛過的聲音。

 

  梁語真短短的時間裡,奪取了唐子雲手中的槍,朝他開了槍,她哭了,沒有微笑。

  鮮血宛如一朵綻放的鮮花,飛到了梁語真的臉上、衣服上、手上、心上……

  梁語真迅速的接住了往後倒的唐子雲,慢慢的坐下。

語真,洋桔梗就像妳一樣,充滿美麗讓人靠近,卻又警戒著防著別人……」唐子雲看著梁語真的眼神,混雜了溫柔與寵愛:「美麗也危險。即使危險,我卻死放不下……妳走吧,再不走可是會被發現的。

 如果不能讓我在妳走過的路上,保護著妳,那麼,就只能讓妳,連我的份,一起堅強努力,變得比任何人堅強勇猛,妳就不會受到傷害。這次,就讓我看著妳的背影離開吧!

  梁語真緩緩站起,給了唐子雲一個甜美笑容,沒有道別,她離開了,這次,她轉身先離開了。

 

  梁語真走回幻鷹之曈本部,將那把槍收進一個木盒子裡,木盒子裡滿滿的都是她與他的回憶,她想,在未來選擇武器時……她不會選槍了吧。

  沉重的箱子,就像她沉重的心,緩緩將蓋子闔上,她想……可能再也沒有打開的一天了,不論是箱子,還是……心。

 

  在這個夜晚,她想起了面試那天,某位面試官的話:「刺客是條沒有情感的路,想要走,就要先拋開自己所有的過去,我知道妳有天會拋開,我很期待見到嶄新的妳的那天。」

 

  而現在,就是她該拋開過去的那天。

「明天太陽會照常照耀整個聖珞伊特,梁語真會照常笑著,但是是嶄新的一天。所以,就今晚,讓我徹底將過去清空。」這天,梁語真抱著木箱子痛哭整晚。

*-*-*-*-*-*-*-*-*-*-*-*-*-*-*-*-*-

  幾個月後,交接完成,學長姊畢業,在幻鷹之曈本部,一位帶著甜美笑容的女子──梁語真,擦拭著寶藍色的弓,坐在門口,被暖暖的陽光灑下,有些耀眼,她伸手擋了擋陽光,一位黃褐色短髮的男子,高高的擋住了刺眼的陽光,單純溫柔的笑容映入梁語真的眼簾,霎那間,她差點將眼前這男子認成了某個記憶中的人。

妳好!!我是轉學生安尼爾!我決定進入幻鷹之曈!請多指教!!」不同於那人的溫柔,眼前這位名為安尼爾的男子,充滿了活力。

新人!!」門瞬間被推開,一位笑起來宛如陽光般燦爛的男人──李燦智,撲向安尼爾:「哇──!是新人是新人!可以欺負!

李燦智,新人不是用來欺負的!我們快來剪頭髮!」身後跟著一位斜邊瀏海,拿著剪刀的女人──李多序。

嗚啊!傳說中的轉學生!快點進來,外面天氣熱,一不小心會中暑喔!快進來喝茶~」一位咖啡色長直髮,非常活潑的女子──權苡甄,邊拉住安尼爾的手邊轉頭向梁語真笑著催促:「語真也快來啊!冰冰涼涼的蜜茶很好喝喔!

 

  梁語真笑了笑,收起弓,跟著那群活潑的同伴們進屋。

  她突然想起了,她曾問學姊:「學姊各方面都非常優秀,為什麼當初選擇執行任務是選擇團體,而不是選擇個人呢?」

  那時學姊笑得非常的幸福快樂:「因為刺客的條例,是冷血,不是寂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docaine0711 的頭像
lidocaine0711

夏彌冞小說之窩

lidocaine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