綻放在聖珞伊特的花──番外篇(瑰橋話茶梅)

  陽光灑下,淡淡的薄霧披在這座名為「聖珞伊特」的城市,為聖珞伊特覆上一層薄紗,增添它神秘又迷人的氣息。

  今天,是聖珞伊特裡最有名氣的私立「艾沙炘學院(Sniper Assassin VocationalUniversity)」SA特級學院的入學典禮,專業的教學、自由的校風、就職率百分百,就算不用到處宣傳,也會是應屆高中職畢業生的第一志願。

 

  綁上俐落的馬尾,一位充滿朝氣、皮膚如陶瓷娃娃般精美的女孩──禹茶梅,整整合身的黑色襯衫制服,看著黑色合身又具彈性,方便活動的黑色制服短褲,右手抓起衣架上的鮮紅色領帶,左手抓起牛奶吐司加蛋早餐塞進嘴巴,本想往外衝去,又停下腳步,改成悠閒的步伐,悠閒的吃著美味的早餐,禹茶梅悠閒的前往她的夢想學院──SA特級學院,為了成為「悠閒又自由」的刺客,為了追上學長的腳步,想驕傲的站在那學長的面前,送他一朵鮮紅玫瑰,悠閒的說:「欸,我禹茶梅要把你帶回家!跟我走,絕不吃虧!」

 

  至於是哪位學長……

 

  在幾年前,聖珞伊特的某山上,一對年約三十歲的夫婦牽著小學五年級的女兒──禹茶梅,站在一棵粉紅的茶梅前,夫婦看著禹茶梅,露出最溫和的笑容:「茶梅,爸媽想和茶梅玩一個遊戲,它叫躲貓貓,茶梅要閉上眼睛,在樹前數到一百,在那之前,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能轉頭。」

「什麼時候結束?」禹茶梅抬頭望。

「等找到爸媽時,就會結束了。」禹爸笑道。

「去吧!晚了會延遲用餐時間。」禹媽輕輕將禹茶梅推到樹前。

「1……2……3……4……5……」夫婦看著禹茶梅開始數,互看一眼,朝森林悠閒走去,跟著一位非常年輕的男子,男子身著合身西裝,面無表情地看著夫婦:「為什麼不反抗?」

  禹爸笑了笑:「反抗過了,所以才輪到你啊!親愛的小學弟。」

「學長姐就算不用聯合也可以輕鬆獲勝。」男子不太開心的說。

 總覺得像是落入了什麼陷阱……

「因為只有你,才可能不會去殺一個才小學的女孩。」禹媽笑道。

「我是刺客。」男子冷道。

「多情的刺客。」禹爸笑著接著說:「可以要求死法嗎?請盡可能的讓我們死的沒知覺一點,解決後,順便把我們埋在一起,我們可是不會長相思樹合在一起的。」

「為什麼死到臨頭還這麼優閒自在啊……」男子皺眉,經過夫婦的霎那間,給予致命快速的一擊,沒有痛苦、掙扎。

  男子看著雙手的鮮血,手悄悄地顫抖……

「我果然還不是真正的刺客……這麼正大光明的出現在目標面前,還聽他們說遺言,還照他們要求的死的無感一點……唉!這些都要寫進反思報告……」男子深深嘆了口氣,將夫婦的手放在一起:「抱歉,沒時間埋你們,不過讓你們一起死了。」剛站起身,男子被一朵白玫瑰吸引,一手將它摘下,白玫瑰染上了暗紅色,男子轉身,一位女孩正死死的盯著他。

 小學女孩啊……堅毅的眼神,充滿著仇恨,是老師曾說最適合當刺客的眼神……

「要跟我回家嗎?」男子將染紅的白玫瑰送到女孩面前,女孩收下玫瑰:「他們死了嗎?」

「死了。」男子冰冷的回答。

「說謊……」女孩盯著自己的父母,他們帶著笑容離開,卻把眼淚留給自己的女兒。

 我沒有數到一百,你們就不玩了,所以你們作弊,你們說謊……

「我跟你回去。」女孩看著男子:「請多指教,我叫禹茶梅。」

 遊戲,還沒結束,直到要回你們的靈魂為止。

  男子笑了笑,牽起禹茶梅的手:「李秉喬。」

 哪天死在她手上,也算是對學長姐的回報吧?

 

  SA入學典禮總是辦的簡單又快速,廢話不多,導致整場入學典禮要重頭到尾集中精神,不然可能就會錯過任何一個重要的資訊,所以新生們都非常的安靜,但總有幾個例外,例如現在旁邊這位帶著墨綠色貝雷帽的迷你人……

「欸,妳想選哪種武器?修的科目呢?想進哪個流派?」迷你人不停地提出問句。

「…………請問,可以一次問一個問題嗎?」禹茶梅很無奈,其實她很想回答她,但是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從頭聽到尾,也從頭忘到尾……

「妳叫什麼名字?」迷你人開口問。

「禹茶梅。」禹茶梅笑著邊認真聽台上的資訊,邊回答。

「為什麼讀這裡?」迷你人又問。

「因為自由和錢。」禹茶梅道。

「我也是。」迷你人笑了:「很高興認識妳。」

「嗯!我也是!」禹茶梅爽朗的笑道。

 可是她是不是忘了說自己叫什麼名字?

  她們彼此也明白,來這裡的理由,決不是只因為自由和錢,說不上來,但能感覺的到,她們很相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docaine0711 的頭像
lidocaine0711

夏彌冞小說之窩

lidocaine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