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03-不堪回首的記憶就像期末考拿了五十九分
汩薩企業頂樓。
  男子輕敲在眼前的鐮刀刀面:「難怪覺得有點熟吶!這是十年前的凶器吧?」
「…….閉嘴,然後,給我滾。」劉智妍緊握鐮刀的手在發抖。
「在害怕嗎?欸咦~有什麼好怕的。」男子笑呵呵的將鐮刀往旁邊推了一點:「不就是妳親手殺掉爸媽的嗎?何必害怕?」
「不是我!」劉智妍憤怒的將鐮刀高高舉起揮向有著相似臉孔的"哥哥"──劉智興。
「背負著全家人的血,妳還能繼續苟活到這種地步真的不是普通人啊!」劉智興看著停在頭頂上的鐮刀遲遲未下笑後笑道:「殺了我啊!穢物。」
「不是我……不是……是他們……先對我出手的…….」劉智妍收回鐮刀,像個小孩子哭著對劉智興大吼:「你也有看到……可是……為什麼不來救我!為什麼!」
「妳看到垃圾被丟進垃圾桶、被野貓撕爛、被野狗咬碎會去救嗎?我為什麼要去啊劉智妍?妳打從一開始就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真的喜歡妳,沒有人會接受妳。」劉智興輕蔑的瞄了一眼劉智妍。
「就是有需要我活著的,理由。」劉智妍緊緊握著鐮刀,腦海浮現出一位戴著貝雷帽和一副略大的粗框眼鏡的女生笑著朝她伸出手。
 她,就是我活著的理由,因為在我徬徨無助到想死的時候,是她……說她需要我,說她會接受我……收留我,當你們這些人手上拿著武器把我趕出去要我死的時候,是她對我伸出手說要我活下去,她跟你們這些人不一樣……
「那,那個理由一定是因為有垃圾場的存在,而我,就是要來清理這些垃圾場的。因為我此生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十年前沒有立即處理妳這個廢物。」劉智興將藏在外套內袋的槍拿出:「不想再看到妳這張臉了,垃圾。」語畢,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
「唉!這年頭當老師還真難當,事後的心理輔導我可不想負責。」一道黑影飛過,將劉智妍帶走,順便射出兩枝飛刀,飛刀因陽光的反射讓人刺眼,使劉智興射偏了原本的方向,劉智妍右手緊壓著被子彈打中的左肩,待陽光不那麼刺眼後張開雙眼,驚訝的久久不得語。
 老師為什麼會在這?旁邊還有出血更加嚴重的李燦智?
「欸!劉智妍同志,不是我好奇,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妳為什麼一直被叫垃圾?」李燦智虛弱的笑了笑問劉智妍。
「……」劉智妍撇過頭不想再看向李燦智。不堪回首的回憶,她不想提起,也不願想起。
「你們還可以動嗎?」隸屬艾沙忻學院射程訓練教授的金倩玥,此時一手抱著劉智妍,背上背著李燦智,另一隻手纏著一條鋼索,鋼線的另一頭是掛勾,勾在大樓的頂樓邊,本來背著李燦智可以雙手輪流替代鋼索的位置,但她此時此刻就只剩下一隻手,再怎麼樣也無法像一開始那樣,自由自在的穿梭在大樓與大樓之間,所以要丟掉一個人。
「拜託老師大人,請千萬不要告訴我們,已負重。」李燦智蒼白的臉頰開始冒出了冷汗。
 要救也救的徹底點吧?
「是沒有負重,不過我還要去救其他寶貝學生,要把你們丟在這了。」金倩玥笑笑,停在某大樓頂樓後下達命令:「你們兩個先回學校,如果沒有失血過多死掉的話,就等我回去公布期末考成績。」語畢,又像一道黑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智妍同志,妳會背我吧?」李燦智虛弱的撐起笑容問。
「…….」劉智妍勾起嘴角沒有答覆,轉身就走。
「喂!智妍同志!我錯了啊!我不會再問你為什麼一直被叫垃圾了!快帶我這個垃圾回去垃圾場啊~智妍同志!U呼~我是病人耶!」李燦智急忙呼喊。
 啊……我這個天才何時淪落到這種地步了……
*-*-*-*-*-*-*-*-*-*-*-*-*-*-*-*-*-
At:汩薩企業面試地點:10F會議室
  兩道人影偷偷摸摸的躲進會議室裡,身著灰色寬鬆休閒帽T的紅髮及肩女子──樂喬媗睜著大大的雙眼往門外看了看後,鬆了口大氣,朝身旁的劉月祈說:「幸好,他們沒追上來。」
  劉月祈笑呵呵的回:「沒追上來是好事,但我們躲的地方可不是好地方了。」劉月祈看著地上躺著的警察們,各個雖受了傷,卻都不是致命傷,因此各個都拿著槍械朝著他們。
「通通不准動!」其中一位小隊長開口,雖然沒有期待他們可以投降……反正對方只有兩個人:「雙手舉高!盡速投降,不投降的話就……」手中的槍,開保險。
 不投降的話,為了這些可愛的下屬們,死也要死的光榮,因公殉職!
「喔,可是,我們要離開此了耶?」劉月祈笑嘻嘻的跟著確認外頭無人後的樂喬媗走出門。
「隊……隊長,你被無視了……」
  不久,門外響起槍聲。從頂樓下來的劉智興心情不悅的瞪著眼前的這對男女──劉月祈、樂喬媗。
「沒有殺了劉智妍這傢伙,本大爺已經很不爽了,你們剛好拿性命來抵我現在的怒火吧。」劉智興遷怒的瞪著兩人。
「大叔,槍不長眼的好不好?不要拿著那東西對著別人啊!」劉月祈笑呵呵的說。
「月祈天才,要掩護我哦!」樂喬媗小聲說完,朝劉智興走去。
「叫妳不准動!」劉智興的槍指向樂喬媗的同時,劉月祈掏出腰間的槍,拉滑套、上膛、開保險、扣板機,射中劉智興的槍口,阻止子彈發射,樂喬媗趁機衝上前,從外看來只是像跑過劉智興身邊,實質卻是,樂喬媗十指間的細針已刺進劉智興身體裡,最後樂喬媗深吸口氣,迅速在劉智興腰部上點穴後,劉智興開始發現不對勁的笑了出來。
「回去好好睡覺,你的黑眼圈好深,幫你針灸了。」語畢,樂喬媗笑嘻嘻轉身向劉月祈道:「走吧!」
「欸?那就是傳說中的笑穴啊?」劉月祈好奇的詢問。
「笑穴?」樂喬媗反問。
「點穴啊!好酷啊!我頭一次見到!改天教我好不好?」劉月祈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樂喬媗。
「點穴,只是讓他被點部位裡的血停住而已。啊!你說的笑穴……」樂喬媗拉著左手邊的劉月祈,指向劉智興:「仔細看的話他沒有在笑,是痛苦。我剛剛點的穴位通往腎臟,使用一定的力道點下後,他的腎臟抽蓄後帶來的痛苦表情。」樂喬媗解說後又拉著劉月祈繼續走:「點穴是門深澳的課,想發揮傳說中笑穴的功能的話,我認為,月祈天才還是乖乖的……使用N2O(Nitrous Oxide)氧化亞氮──笑氣,比較方便。」
  劉月祈嘆口氣,手指交叉靠在後頸部,邊走邊失望的回答:「不管怎麼看還是點穴比較帥啊……笑穴、定穴、死穴什麼的……就比用槍還酷。」
「你武俠小說看太多了,不過……」樂喬媗笑呵呵的望向劉月祈:「如果真的想學,我會教你。」
  劉月祈看著笑嘻嘻的樂喬媗呆了一會兒:「你們雙胞胎真的很不一樣耶……樂橆冞那傢伙到底為啥那麼陰沉啊?」
  樂喬媗想了一會兒:「因為姊姊很不一樣。」
「呿!什麼回答啊!有回跟沒回一樣!」劉月祈翻了個白眼。
「吶!月祈……姊姊真的很不一樣,所以想讓姊姊笑出來是我的夢想。」樂喬媗認真的說。
「那妳等世界末日還比較實在。」劉月祈打了個呵欠:「結果根本什麼人都沒有了啊!班上的那些傢伙也不知道跑……」劉月祈突然抓住樂喬媗的後衣領。
「呀啊!」樂喬媗才想斥責劉月祈這突然而來的暴力行為時,額頭上已有一種涼颼颼的感覺。
  突如其來的子彈從樂喬媗的額頭飛越而過,擦過的額頭有了一道血痕,順流至鼻尖。
「嘖!又是會議室那群殘廢!」劉月祈憤而將樂喬媗丟到地上:「喂!你……」不到一秒又立刻躲在牆後。
 去X的,忘了那群人有槍。
「劉月祈你這傢伙,回去要好好教你什麼叫憐香惜玉!」樂喬媗揉揉與地面親密接觸的屁股。
「我想我們現在的重點應該是──怎麼經過這會議室的門吧?我再怎麼天才,無人能敵,也沒辦法一顆子彈對付那群幾百顆子彈的的警察。」劉月祈乾脆坐在牆後煩惱。
「啊啊!發現我可愛的學生們了呢!」對面拉里邋遢的金倩玥一副吊兒啷噹的走過來。
「老師!小心有子彈!」樂喬媗急忙制止金倩玥繼續前進的腳步。
「老師我可沒教你們在槍林彈雨中還要躲在那當縮頭烏龜的。」金倩玥若無其事的經過會議室門的同時,槍聲再起,金倩玥連看也沒看雙手拿出手槍一一打下飛來的子彈,平安無事的到達劉月祈的身邊,就是一腳踹下去:「這點槍林彈雨就躲在這,也太窩囊了!劉月祈同學一定是瞧不起金式教育了?回去會好好對你槍林彈雨訓練。回學校了!期末考結束!」
「咦?也太突然了吧!總覺得我都還沒做到什麼事。」劉月祈嘆了口氣。
「有自知之明是好事,但是在繼續躊躇下去,我就讓你期末考五十九分。」金倩玥又朝劉月祈的腰踹下去。
「噢!痛……知道了,期末考五十九分就像是別人說的不堪回首的回憶一樣。」劉月祈揉著腰起身,與樂喬媗隨金倩玥回學校。
「其他人也回去了嗎?」樂喬媗好奇的問:「那吹文成呢?」
「喲!還記得他啊!回去吧!大家都在學校等了。」金倩玥陰險的笑了笑。
 所謂期末考不就是拿來讓學生反轉成績的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docaine0711 的頭像
lidocaine0711

夏彌冞小說之窩

lidocaine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寂靜孤月
  • (*´>д<)趕快更新我要看下集!!!
    這一點不夠看~~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