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01-一日間諜,終身間諜
  一棟棟高樓,在秋季末的和煦陽光下佇立。
  在這個以3C產品打造的世界,人們用匆忙冷淡的腳步,過著日復一日的生活,世界的犯案仍在持續進行,在政府的官官相護下,有一處,是連政府都管不著的地方,那裏被稱為世外桃源──聖珞斐市。
  
  傳說聖珞斐市的安寧,是由完全沒有受到環境汙染的森林「聖珞伊特」守護的,聖珞伊特裡瀰漫的霧氣代表──懲戒,傾盆的大雨代表──洗滌罪惡的血河,高掛的太陽代表──新生,蔚藍的天空代表──自由,傳說是美麗的,卻沒人敢靠近,那是被稱為「神的領域」的地方,進去了,就出不來了。
  
  傳說怎麼來的呢?一定有始作俑者吧?而始作俑者當然是定居在聖珞伊特裡的人們,「為了守護唯一的家鄉」,那當然也是傳說的說法,其實,他們真正要掩護的是在聖珞伊特裡盛行的職業──刺客,還有聖珞伊特的名門學院──高薪外加百分百就業率的全職刺客訓練學院──艾沙炘學院(Sniper Assassin Vocational University)。

  今天,是艾沙炘一年一度的期末考,於是,他們走出了森林,以自由獨特又慵懶的腳步,在匆忙的人群中形成強烈的對比,宛如細微的陽光灑下,暗夜裡的一道曙光。


At: 汩薩企業面試地點:10F會議室外走廊

「她到底是拿著什麼!怎麼可能在槍林彈雨中都毫髮無傷?快集中火力!」
「她的樣子好像……好像死神!」

  在被人群們包圍的狹窄走廊中央,一位紫色長髮的女子──劉智妍,笑了笑:「不玩了。」收起笑容,劉智妍面無表情的望著迷彩的武裝軍人,右手抬起,一揮,手中的銀色等身鐮刀,脫離,一條閃耀光芒的銀色鐵鍊閃過,鎌刀劃過,血花濺起,敵人一一倒下。
 真無聊,這比起金倩玥的射程訓練還無趣,到底這種程度算什麼任務啊?還要急件!難道連學校的程度都下降了嗎?

  劉智妍微側著頭,薄薄的櫻唇淡淡勾起若有似無的笑意:「鐮刀就是鐮刀,沒看過嗎?」左手拭去剛剛臉頰濺上的血,右手收回鐮刀,雙腳毫不猶豫的走過滿地血紅:「啊!硬要說是什麼的話……就叫死神的聖物吧!滿懷榮幸的收下吧!」
 不得不說,我又要寫悔過書了……傷及一群無辜人群。啊……煩死了,可以說我是正當防衛嗎?貌似這藉口已經用到爛了。

  遠處,一位身著白襯衫打黑色領帶的暗紅色短髮戴眼鏡的男子,靜靜的跟在劉智妍身後,對著藍牙耳機輕聲道:「報告,十樓會議室走廊,劉智妍,正往上層移動。」

*-*-*-*-*-*-*-*-*-*-*-*-*-*-*-*-*-*-*-

At:汩薩企業面試地點:10F會議室

  禹茶梅雙手拿出一排緋紅匕首,拇指一滑,一把把匕首如火紅的扇子敞開,丟出,如凋零的楓葉,捲上一陣狂風,刮向眼前的敵人。

  安尼爾也射出銀針:「解決完小兵就可以打BOSS了吧?」

  梁語真邊躲避子彈邊留意通訊器的訊號還要邊提醒:「小兵數太多,攻擊力也會積少成多的。如果你們不想多寫悔過書的話,就小心不要讓他們一命嗚呼,限制行動就行了,我們的目標只有吹文成。」一閃躲不及拚命開槍的警察,臉頰被子彈劃了一道血痕。

「欸,剛剛那位大叔不見了。」崔鐘賢邊四周環顧,邊從容的躲避子彈。
「嘖嘖,我們的項上人頭是如此之值錢,大概跑去跟吹文成告狀了吧!沒他的話,我們可是不知道吹文成躲在哪的。」樂橆冞打著呵欠回答。

  安尼爾白了一眼那兩人:「你們別光躲不幫忙啊!」望向梁語真:「連絡上李燦智了沒?」

「訊號很糟,聽不太懂。只能期望他天才般的直覺了。」梁語真皺眉了一會兒,看著隨著強化窗戶上的圓洞越多,抱著大腿哀號倒下的警員也越多,笑道:「果然是天才。」。
「那,殺吹文成去吧!」安尼爾說完,一溜煙往門口衝,剛打開門不久就笑了:「劉智妍那傢伙替我們開路了呢!」

  樂橆冞慢悠悠的走出來:「她只是嫌他們擋路吧!」
「他們都掛點了吧?」崔鐘賢也悠哉的走出來。
「嘖嘖~智妍又要被禁足了。」樂橆冞嘆道。

  此時,會議室傳出梁語真著急的喊聲:「等等!李燦智!還記得開會的約定吧!?」

*-*-*-*-*-*-*-*-*-*-*-*-*-*-*-*-*

  汩薩企業東南方兩點鐘方向遠處的高樓上,一道看起來吊兒郎當頎長身影晃過……
「天氣真不錯……」男子──李燦智,朝天空燦爛的笑了笑:「話說……」李燦智將耳朵上圓形耳環大小的通訊器拿下,無奈地看著:「好不容易乖乖地戴了,居然還派不上用場,發揮不了功用,這要寫在反思報告裡!我想想……結論就寫──一切還是習慣最能達成任務。那麼……」李燦智打開黑皮箱,迅速組成一把M24狙擊步槍,閉上右眼瞄準汩薩企業十樓:「天才雷達啟動!」完全憑直覺射出最完美的軌道。

”喀喀”後方的門開始有了細微的騷動。

  李燦智停止狙擊,重新戴上通訊器,輕敲了敲,待訊號恢復後道:「比我想像的還要早被發現耶!祝我全身而退吧!」
  
  通訊器傳來著急的聲音:「等等!李燦智!記得開會的約定吧?」

  門被打開,一夥深黑色軍裝的人走進來,帶頭的是位小麥色肌膚的男子,男子勾起嘴角,滑著手中的智慧型手機,邊對藍牙耳機說:「報告,汩薩企業東南方兩點鐘方向,最高的大樓樓頂,發現天才狙擊手李燦智。」語畢,朝李燦智笑了笑:「你好,初次見面,我是隸屬聖珞斐市的特殊部隊隊長──李昇昊。你就是那個聖珞伊什麼刺客學校的學生吧?真有趣,我倒要看看刺客學校出身的到底身手好到哪。」
「說什麼傻話啊大叔?」手握狙擊步槍的李燦智信心十足的露出招牌的燦爛笑容:「我、可、是、天、才、李燦智啊!」輕柔的收好狙擊步槍,雙手迅速的從腰間掏出兩把MP手槍,摘下通訊器,往後一丟,通訊器隨著傳出的聲音一同掉下高樓:「李燦智你聽到沒!身為狙擊手的你,逃就對了!這是約定過的!你敢發生什麼萬一,你就死定了!」

*-*-*-*-*-*-*-*-*-*-*-*-*-*-*-*-*

At:汩薩企業1F大廳
  一位身著灰色寬鬆休閒帽T的紅髮及肩女子,提著一大袋飲料,大搖大擺的走道櫃台,極為禮貌又充滿笑意的詢問:「不好意思,請問面試是幾樓呢?我是來外送咖啡的。」
  櫃台小姐盯了眼前的女子許久:「部長不讓任何人進去,所以不可能訂咖啡,妳可能送錯了。」
「是不讓閒雜人等吧?部長不是喜歡喝黑咖啡嗎?吶,他都訂了。」紅髮女子晃了晃手中的咖啡。
「那妳放著就好,等面試結束,我會送過去。」櫃台小姐笑著防衛著眼前的女子。
 雖然她看起來很親切,從一開始就面帶微笑,但,我總覺得來者不善…….
「呃嗯……」紅髮女子思考了一會兒,點頭答應的同時,櫃台小姐後方突然出現一名黑髮,外表極微爽朗的男子,在紅髮女子點頭答應的瞬間,將充滿乙醚的手帕捂住櫃台小姐的口鼻,等她昏睡後,男子將她移至安全的地方後,與紅髮女子一同往十樓出發。
「欸,月祈,他們會不會已經走啦?」紅髮女子擔憂的問。
「除非我們又被那些想加分的人騙。」男子──劉月祈,從容的將手帕收進拉鏈袋裡,望著與樂橆冞有著相同臉蛋,卻截然不同性格的雙胞胎妹妹──樂喬媗問:「其實,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妳為什麼一直笑?」
 不會連哭的時候也一直笑吧?噢天!這樣好像瘋子。

  樂喬媗仍笑著,但有點僵:「……因為,我不笑很可怕啊!哈哈~」
「妳長的跟樂橆冞一樣,樂橆冞也不常笑,或說根本沒表情,也沒到可怕的境界啊!」劉月祈乾笑。
 是當樂橆冞笑了才可怕。

「嗯…….」樂喬媗笑了笑:「反正都習慣了,快走吧!電梯來了!」跟在劉月祈身後,失去了笑容,小聲道:「那是假的,所以才可怕。」
 沒錯,我,才不想也變那樣。解鈴還需繫鈴人,姊姊的鈴,早就打了死結。
「妳剛剛有說什麼嗎?」劉月祈回頭問。
「沒啊!恭喜你幻聽了!」樂喬媗笑道。
「呿!嘴砲的程度跟妳姊有得比。好好的安全樓梯不走,偏要搭電梯。萬一電梯外就有人埋伏就好笑了!」劉月祈抱怨。
「沒關係,我知道月祈是天才!」樂喬媗朝劉月祈燦爛的笑道。
「……」劉月祈不自在的乾咳幾聲後:「算妳慧眼識英雄。」劉月祈得意的笑道。
「所以要保護我喔!」樂喬媗笑道。
「……………..先給糖果之後再說出利用的目的嗎?」劉月祈白了一眼樂喬媗。
「吶,要不要喝水果茶?」樂喬媗邊走邊從飲料袋裡拿出飲料。

「妳也太從容點了吧?還喝茶勒!」劉月祈無奈。

「我很緊張哦!只是我緊張的時候話會很多。」樂喬媗邊喝著飲料邊跟著劉月祈。

*-*-*-*-*-*-*-*-*-*-*-*-*-*-*-*-*-
At:烈火如天大廳

  朴羽希與宜杜仲坐在沙發上。

「反正現在的意思就是,我們期末考,然後,有人洩題就是了?」朴羽希雙手環胸,坐在沙發上。

「初步推測是間諜系的跑來這裡玩了。」宜杜仲將剛印下來的本屆刺客人員資料攤開,指著其中幾個人:「有些有點奇怪。」
「一日間諜,終身間諜,在間諜系是名言,如果真的是間諜系的,就要小心應對,弄個不好還會傷到自己人。反正校長的期末考永遠不可能這麼簡單。」朴羽希拿起學員資料端詳。

「欸。」朴羽希望向翹著二郎腿痞痞的宜杜仲。

  宜杜仲閉上眼,沉思了一會兒:「我知道,我們這可疑的是劉月祈。」

「還有其他流派的,樂橆冞、毛毛跟李多序。」朴羽希推測。

「怎麼?烈火如天沒有可疑的?」宜杜仲問。

「我相信我們自己的成員。」朴羽希附上一個笑容。
「倒是覺得禹茶梅也是。」宜杜仲笑了笑。

「怎麼抓?」朴羽希問。

「有人期末考還向隔壁問答案的嗎?」宜杜仲邪惡的笑了笑後,離開烈火如天。

 羽希啊~別怪我啊!因為我也沒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docaine0711 的頭像
lidocaine0711

夏彌冞小說之窩

lidocaine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