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4-老師說面試的最終手段就是要讓別人淘汰

  執行任務當天。

汩薩企業面試地點:10F會議室

  會議室的門再度被打開,工作人員手上拿著面試資料朝外喊名前猶豫了一會兒才開口:「……曾真真,樂悠悠,安東尼,崔……」工作人員皺了皺眉,搔搔頭繼續念:「崔文城……郝茶梅……換你們進來面試了。」
 ……這年頭還真是什麼奇怪的名字都有了,就不能取點正常的名字嗎?這種場面真的很無聊啊!真睏……又想睡了。

  五人互看,有默契的笑了笑,依序進入會議室。

「想進來這間公司的目的是什麼?」人事部部長沒有抬頭看四人,只是一副高高在上、不耐煩的樣子盯著他們的面試資料。
 都是些從鄉下來的老百姓也想混進汩薩?呵,也不秤秤自己幾兩重,名字還怪裡怪氣,尤其是那個郝茶梅,想必是中年失業吧?都五十九歲了還想來應徵,不會是要騙取退休金吧?

「肉。」寂靜的會議室裡,飄出了一個聲音,一位戴著貝雷帽,名叫樂悠悠的女孩子舉手發言:「我是為了養活一家大小來工作的,我們家的人都喜歡吃特級肉,因此常常入不敷出。」
「噗!」帶著斗笠,樣貌像極採茶姑娘,名為郝茶梅的大嬸雙手摀住嘴,忍住笑意。

  部長抬眼看了看發言者後,將目光轉移至一位短髮戴眼鏡,樣貌清新,名為曾真真的女孩:「妳說。」
 嘖!庸俗的傢伙!看來只有那位女孩子比較正常點。

「想進入汩薩企業的商品開發部目的是為了學習,不論是在人力方面、技術方面、器械方面,貴公司都是首屈一指的,若進入貴公司學習,想必我將能學到更多。若成功錄取貴公司,我將付出畢生所學以及良好的態度與熱忱,為顧客獻出最好的商品及服務,為公司開發出最高級的產品帶來最佳的商機。」曾真真不疾不徐並面帶甜美微笑的回答。

  部長挑眉笑了笑,點點頭,看向郝茶梅:「下一位,妳能為公司帶來什麼?」
 這女孩不錯,就選定她了,但這位大嬸,真的很令人匪夷所思。

  郝茶梅若有所思的思考了一會兒……
 想必這位部長早就決定錄取曾真真了吧?那麼……

  禹茶梅清了清喉嚨,皺著臉頰上些許的歲月痕跡,露出老奶奶慈祥般的笑容:「咱是同女兒曾真真來的啊!」
  曾真真瞳孔緊縮了一秒,立即露出微笑:「大嬸您說什麼呢!我怎麼會是您的女兒呢?呵呵呵。」
  郝茶梅聽完,立即掩面啜泣:「瞧瞧這孩子兒……至今還死不認我這母親哪……真真啊~不論妳把媽媽推得多遠,媽媽都會永遠在妳身旁支持妳的!」
 老師說:面試這種東西,自己不能入取,就是要拖別人下水。
「……媽、媽,妳認錯了啦!妳生的不是女兒是兒子,是我安東尼。」褐色短髮,脣形略厚的安東尼扯著笑容笑道。
 這傢伙根本和樂橆冞來亂的!

  沒錯,五人皆隸屬艾沙炘刺客學院所栽培之學生,梁語真、樂橆冞、安尼爾、崔鐘賢、禹茶梅,五人皆為了方便執行任務而參加此面試。
「東尼啊~其實,真真是你同母異父的姐姐啊!真是……」禹茶梅又悲從中來:「真是對不住啊~隱瞞了你多年,沒想到會在這裡一家子相會。」
「要不要來個家族聚餐?我知道有間燒烤店正在打折。」樂橆冞笑嘻嘻的提議。
「……不要鬧了。」梁語真仍面帶笑容,從牙縫擠出這四個字後:「我想一定是有哪裡誤會了。」
「……都滾出去,當這面試是兒戲嗎!出去!」部長臉色一變怒道。

  禹茶梅拿下斗笠,樂橆冞悠閒的「躺」在椅子上,崔鐘賢也翹著二郎腿等著,方才的禮儀坐姿完全消失,安尼爾嘆了口氣,梁語真沉下臉:「好好的幹嘛隨便亂搞?」
「要嘛一起入取,要嘛一起被淘汰啊!」禹茶梅撕下皺巴巴的臉皮,揉了揉雙頰抱怨:「這個假皮真的有夠難用,下次要用比較持久一點,皺巴巴到我的臉都被擠得像脫水了。」
「你們到底是誰!」部長拍桌:「再不走就要叫警衛趕人了!」
「你叫啊!」安尼爾笑道。
「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樂橆冞順勢的接下一句。
「還愣著做什麼!聯絡警衛室啊!」部長朝身旁的工作人員吼。

  身旁的工作人員站著一動也不動,發出微弱有規律的鼾喧聲:「zZ……」
「這時候還睡什麼睡!」部長奮力揮拳想揍醒這位不盡責的工作人員──方旻洙,卻因他打著瞌睡而不規則移動而躲過。
「不介意的話,可否告知我們,商品開發部吹文成部長在哪裡呢?」梁語真亮出槍枝,露出甜美的笑容問部長。
*-*-*-*-*-*-*-*-*-*-*-*-*-*-*-*-*-
“叮咚!”

「歡迎光臨!需要什麼嗎?」汩薩企業對面的商店,店員僵硬的笑容掛在臉上,朝剛來的客人詢問。
「靠窗的位子已經沒了嗎?」同行的另一位斜瀏海女孩,手上的剪刀轉啊轉的問。
「搞什麼……為什麼你在這啊?」坐在店內靠最左邊窗子的位子上坐著一位極為爽朗的男人。
「你為什麼在這!?」斜瀏海女孩--李多序嘆氣。
 覺得消息走漏.
「到時候我出任務不要干擾到我!」劉月祈緊緊的盯著對面的汩薩企業。
「哼!是你別扯我後腿才對!讓開,我也要坐那!」李多序霸道的踢了踢劉月祈的椅子。
「嘖!李多序妳自己晚來的,先搶先贏!去旁邊蹲吧妳!」劉月祈不耐煩的揮揮手。
「有看到什麼嗎?」李多序問。

  劉月祈無奈的搖搖頭:「他們的玻璃經過特殊處理,從外面看不到裡面。」
*-*-*-*-*-*-*-*-*-*-*-*-*-*-*-*-*-
影蝕日月本部資訊室。

「……」宜杜仲戴著眼鏡皺著眉頭,盯著眼前的電腦,鍵盤上的手指從沒停過。

”鈴鈴鈴──”身旁的電話響起,宜杜仲略為不耐煩的伸出修長的腿將話筒踢起來,宜杜仲肩膀與頭夾住踢起的話筒:「幹嘛?」
「通訊不良吧?學弟?呵呵呵。」電話那頭傳來陌生又陰沉的男聲。
「…………」宜杜仲瞄了一眼電話顯示為亂碼後,笑了笑:「嗯,不過以為這樣就能阻止的話,好像太過貶低我們實力了,吹文成學長。」
「嗯,所以不會僅僅是這樣而已,因為,還有其他考驗在等著你們啊!加油吧學弟妹們!」通話結束。

  宜杜仲嘆了口氣,在思考下一步的過程中,飛快敲打鍵盤的手指漸漸變得緩慢……
 為什麼電話打的進來?艾沙炘四大流派的本部資訊室電話只有校長打的進來……有背叛者。

  宜杜仲笑了笑,單指按下enter鍵:「完成~」
 通訊不良就通訊不良,不能聯絡他們,他們也可以自行殺出一條血路,從來就不是我能指揮的了的,那麼我所能做的就是替他們處理雜事了。

"鈴鈴鈴--"電話又再度響起,宜杜仲接起電話,電話那頭傳來幻鷹之瞳隊長朴羽希的聲音:「欸!你那的訊號怎樣?」
「嗯……應該是修好了。」宜杜仲回。

  朴羽希思考了一會兒道:「覺得事有蹊俏,而且有件事好像我們潛意識在迴避。」

「哦?說來聽聽。」宜杜仲勾起嘴角。

「已經秋季中旬了,冬季還會遙遠嗎?快年底了吧?」朴羽希稍加提示後掛斷電話。
「…………」宜杜仲的臉瞬間變的非常的哀怨。
 幹,期末考!
*-*-*-*-*-*-*-*-*-*-*-*-*-*-*-*-*-
汩薩企業10F會議市。

「你……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部長後慌張的退了幾步。
「快點回答。」梁語真冷著一張臉:「別逼我開槍。」
「哈……哈哈……還真的,都是吹文成……說過的劇情啊!哈哈……」部長瞬間變得冷靜,剛剛的慌張已消失的無影無蹤,部長笑了笑:「終於上鉤了啊!一群為非作歹的傢伙。」
「不准動!」門打開,一群警察拿著槍闖了進來:「放下槍!雙手舉高!」
「……嗚啊啊啊!妳、妳是誰!不准靠近!放下手中的武器!再不聽規勸就要開槍了!」外頭開始吵雜,再來就是一聲聲槍聲,最後,門被打開。
「吹文成在嗎?」一位拿著等身的銀亮鐮刀的紫色頭髮的女孩──劉智妍朝裏頭看了看,確認裡面沒有吹文成後又關上門:「不好意思打擾了。」
「……幹嘛不順便把擋門的傢伙處理掉啊!」安尼爾氣急敗壞的抱怨。

  門再度被打開,劉智妍探出一顆頭,調皮的笑了笑:「求我啊笨蛋~」隨後迅速關上門,門上扎扎實實的扎上三根粗針。

「哈哈!看來你們的夥伴也沒有要救你們的意思,不如趕緊撤退吧?我還可以饒你們一命喔!」部長笑了笑,從抽屜也拿出了一把槍枝。
「安尼爾你那不值錢的自尊心,如果害我命喪黃泉我會恨你一輩子,做鬼也繼續蹂躪你的身心。」禹茶梅笑著威脅。
「哼!區區這種場面如果妳還命喪黃泉,妳就等著被退學吧!」安尼爾冷哼。
「尼爾先生還是一點同學愛都沒有呢!」樂橆冞笑了笑,從椅子上站起身來。
「有時間閒聊還不如先想辦法解決現在的情況吧?通訊已經失聯了!」梁語真皺著眉頭。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docaine0711 的頭像
lidocaine0711

夏彌冞小說之窩

lidocaine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