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解剖實驗課程,禹茶梅扭扭脖子:「好睏……」
「打起精神,等一下要開會,別忘了我們有任務在身。」幻鷹之瞳隊長朴羽希,拍拍禹茶梅的肩膀笑道。
「真好,你們是任務在身,我們是新舊報告加任務在身……」毛毛嘆了口氣。
 現在真是一刻也不能浪費……
「先生有事嗎?」李燦智面無表情的邊走邊問著從後面抱著他的劉月祈。
「好可愛。」劉月祈笑瞇了眼睛摸了摸李燦智的頭。
「嘖嘖李燦智,外面女人這麼多,後台還藏了個男人。」李多序感嘆。
「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啊?」劉智妍指著劉月祈,有著幸災樂禍的笑意。
「欸?他真的醉了?」樂橆冞歪著頭打著呵欠,一副事不關己。
「妳給他喝什麼?」李秉喬問。
「又不是毒藥,他只是拿到我的葡萄酒而已。喝葡萄酒也可以醉,也算是他的另一項天賦吧!」樂橆冞笑了笑。
 我開啟了他人性化一面的天賦!

  十分鐘前。
「好渴……我忘了去裝水……」劉月祈無力的趴在桌上。
 一定是剛剛那個燴飯,手抖的鹽巴,吸了我不少水分……
「你要喝嗎?」樂橆冞隨手遞過水瓶。
「謝啦!」劉月祈感激的接過水瓶喝下。
「啊!拿錯了耶!你喝了沒啊?這個才是水瓶……」樂橆冞又從包包裡拿了瓶新的。
 我忘了剛剛上課想睡,就先拿了酒瓶出來喝……不過葡萄酒應該不會醉吧?
「我……想說那……正……味道……怎麼……滿水……怪古……嘿嘿……」劉月祈傻傻地笑了笑。
「…………」樂橆冞愣了一會兒。
 這什麼文法?要玩重組句子?應該是……”我正想說那水味道怎麼滿古怪”吧?嗯……我還組的回來,表示我國文真的不錯!
  樂橆冞為理解了劉月祈的文法而開心,決定把水直接整瓶送他,拍拍屁股走人。

  因此發生了此事件。

「李燦智你要交報……」梁語真看了看李燦智和劉月祈後愣了愣:「大白天就這麼恩愛喔?不過還是要記得交報告啊~剩下你沒交耶!」
「……不是那樣……」李燦智努力的露出笑容:「快把他拉走!我報告放在房間裡忘了帶來!」
「好啦~劉月祈乖~回家了!」劉智妍拿出她的鐮刀,將刀柄一敲,伸縮出一條鍊子,甩到劉月祈腳上拖著走回去,丟下一句:「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幻鷹之曈了啊!」說完,將鐮刀在手中轉了半圈,繫到腰邊,刀柄的鍊子拖著劉月祈,劉智妍哼著歌走回影蝕日月本部。
「走啦李秉喬!還看什麼?沒牛蛙了!大哥!別睡了!」宜杜仲朝李秉喬和方旻洙說完,也跟在劉智妍身後離開。
「……分的真清楚……」禹茶梅小聲笑道,朴羽希笑了笑:「烈火如天的也該交報告囉!」朴羽希加深了笑容。
「……唔!」禹茶梅像是被大石頭壓著,寸步難行。
「先開會!」朴羽希領著烈火如天離開。
  梁語真無奈的嘆了口氣:「我們也有任務,走吧!開會了!」
「唉~~~」李燦智重重的嘆了口長氣。
 不想開會。
「李燦智,別想蹺掉。」梁語真甜美的朝李燦智露出笑容。
「尼爾、多序、苡甄!」梁語真不知道從哪丟了條麻繩:「綁上帶走!」
「是!!」三人邪惡的朝李燦智步步逼近。
「喂…喂喂!這是綁架!不合法的!」李燦智一步步後退。
「刺客本身就是不合法的存在,對於處理不合法的事情最擅長的就是──湮滅證據。」梁語真笑道。
「哇啊啊啊啊啊~~~」長廊傳來李燦智的叫喊聲。
「姊姊,我們不開會嗎?」樂喬媗好奇的詢問。
「啊?我們的任務通常都是各自處理的,幹嘛開會?」樂橆冞皺眉。
「跟別的比起來,我們真的超級不合作的……」毛毛嘆道。
「合作啊……不然一起來解決吹文成這個急件啊!」樂橆冞笑道。
「這不是便宜妳了嗎?」毛毛抱怨。
「我的腦子不靈光~除了這個沒別的想法了!」樂橆冞真誠的笑道。
「只有這時候才不靈光……」樂喬媗送了樂橆冞一個白眼。
「你們……這次任務是吹文成啊?」夏雨寒老師走了過來問。
 校長這次又要搞什麼花樣了啊?
「是啊!老師要幫忙嗎?」樂喬媗笑問。
「我啊……手無縛雞之力!加油吧!」夏雨寒笑了笑:「對了!記得明天是妳們舊報告的繳交期限啊!」語畢將他們趕出實驗室,關上門離開。
「…………還補上最後一箭……」毛毛垂著頭嘆道:「舊任務昨天晚上是處理好了,但是報告……也要熬夜了啊今天……」毛毛朝著天花板嘆氣。

冥界暗河本部餐廳。
「那麼,為了明天的郊遊,帶上足夠的糧食吧!」樂橆冞開心的端著盤子,瘋狂的橫掃燒烤區的雪花肉。
「自己肚子餓就直接說吧!」崔鐘賢盤中的肉類數量也緊追在樂橆冞之後。
「你好意思說我!可笑!」樂橆冞看了眼崔鐘賢的肉後笑道。
「妳都說是為了明天的郊遊了嘛!」崔鐘賢甜甜一笑:「浪費食材會遭天打雷劈的!」
「我太同意你這句話了!難得我們意見一致!」樂橆冞盛著尖尖的肉堆笑道。
「其實我深深地在懷疑,我們冥界暗河的公費是不是大部分都花在伙食費上……」毛毛搖了搖頭無奈的跟樂喬媗分析。
  樂喬媗則無奈的笑著……
 其他人真的一點都沒有要出任務的緊張感耶……我可是緊張死了啊!

幻鷹之曈本部會議室。
  李燦智正被牢牢的綁在椅子上,惡狠狠的盯著梁語真。
  梁語真無視:「那麼,外出遊玩要有詳細規劃,才不會功虧一簣。首先,根據應該可靠的消息,汩薩企業正在招募商品開發人員,我和尼爾會先假裝是要去參加面試的人,李燦智先到汩薩企業東南方兩點鐘方向的最高樓頂樓等著,離你射程最遠的底線待著就位,多序和苡甄你們在對面商店待命。」
「你們會入取嗎?」權苡甄有點擔憂的問。
「一定會入取,就算沒入取也會潛進去。」安尼爾有自信的笑著。
「最遠距離就位?這樣出事我怎麼去救?」李燦智皺眉。
「李燦智,不會出事,出事了,就我們的身手也逃的掉,還有,就算我們真的出事了逃不掉,身為狙擊手的你,逃就對了。」梁語真笑道。
  李多序笑著拿剪刀刀背敲了敲李燦熺的肩:「全員殲滅是最蠢的戰敗方式,到時候逃走的你就要變英雄,記得回來救我們喔~!事後我會幫你剪個帥氣的頭毛當報答的!」
「根本是懲罰吧!算了算了,凡事要往好處想!」李燦智不耐煩的揮揮手。
 說是這麼說,但心中那種不安到底是怎麼回事……
「啊對了!郊遊出門必備物品──小型通訊器。」梁語真丟給每個人一個小小的圓形耳環大小的通訊器:「李燦智你這次不能再忘了帶了。」
「知道啦!說完了吧?我先走了!報告拿去!」李燦智扔給梁語真一疊報告後離開會議室。
「李燦智~~出門遠足要有充足的睡眠喔~不要像個外出郊遊的小朋友一樣,晚上還興奮的睡不著喔!」李多序揮著剪刀朝著李燦智離去的背影笑著提醒。
  遠處李燦智的背影,回應李多序的是舉起右手中指。
「那接下來是詳細部分……」梁語真笑了笑繼續敘說作戰內容。

烈火如天本部會議室。
「……把禹茶梅叫醒。」朴羽希頭痛的嘆道。
 這已經第四次了……
  朴羽希不耐煩的直接將資料砸向禹茶梅的頭:「起床了!」
「啊!不好意思……我真的有在聽……只是太睏了……嗯……那個……我真的睡了?抱歉抱歉……」滿懷歉疚的禹茶梅的四次朝朴羽希道歉。
「唉!算了,大致上就是剛剛講的那樣,然後,報告明天早上七點之前交給我。還有,這次任務要小心點,畢竟能讓學長姐任務失敗的人不能輕忽,任務執行當中如果出了一步差錯,全部撤退!通訊器要記得戴上,解散。」朴羽希給了每個人一條看似普通的紅色手鍊。
  在其他人一個個離開後,朴羽希拉住禹茶梅:「不要因為妳自己的悠閒導致疏忽,而讓整個任務失敗!」
「…………」禹茶梅愣了愣,笑著回答:「放心,我真的有聽。」
 唉!出門在外碰到討厭的人事物時,都會想起老朋友和家人的美好啊……家人……嘖!煩死了,又再回想了!別想了禹茶梅!
  禹茶梅別過頭,背對著朴羽希,抬起右手揮了揮代替道別。
「……那傢伙剛剛是不是……有什麼亮亮的東西在眼裡啊?」朴羽希皺了皺眉頭,揉了揉頭髮:「算了!趕快回去打報告才比較實在一點!」

影蝕日月本部會議室。
「……劉月祈什麼時候醒酒?」宜杜仲無奈的看著熟睡的劉月祈。
「李秉喬是他的新手指導員,開完會之後自己找時間跟他解說就好了啊!」劉智妍邊說邊組裝著新的槍枝。
「啥?我不要!」李秉喬皺眉。
「好,李秉喬,記得劉月祈醒酒之後,告訴他,外出任務嚴禁宿醉,記上一支警告。大哥呢?誰要跟他解說?」宜杜仲問。
「李秉喬啊!」劉智妍理所當然地說。
「劉智妍自己去!她是老大!」李秉喬反駁。
「好啊!我是老大,所以你要聽令於我,我命令李秉喬負責向他們解說作戰計畫。」劉智妍挑眉笑著拿著槍指著李秉喬,佯裝開槍動作。
「……」李秉喬嘴裡念念有詞。

  宜杜仲嘆了口氣……"李秉喬你真的很笨。"

「不過真的要那樣做?說不定那是他設下的陷阱,他可是學長呢!」劉智妍擦了擦槍口,仔細觀看裡面的組裝角度是否有誤。
「對……這也是我一直擔心的事……所以我們要有個逃跑計畫。」宜杜仲丟給了每個人一盒隱形眼鏡盒。
「最新型通訊器。要記得帶上,有任何突發狀況再用這個聯絡。」宜杜仲笑了笑:「不要忘了交報告給我!散會!祝大家有個愉快的夜晚。」
「……又是報告……」劉智妍頭痛的放下組裝完成的槍枝,帶上工具黯淡的回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docaine0711 的頭像
lidocaine0711

夏彌冞小說之窩

lidocaine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