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刺客條例
「……」「……」「……」
「不可以……趕快離開這個地方!你們先走,我掩護你們!」樂橆冞緊閉雙眼,雙腳毫無移動的跡象,緊緊黏在地上,堅定不移。
「妳儘管離開吧!我知道妳還有一個可愛的郵差弟弟要照顧!」禹茶梅握著樂橆冞的手。
「不,女士先行離開吧!這正是我展現紳士的時候了!我會為你們犧牲的!」劉月祈眼神堅定的說著,摸著自己咕嚕嚕較的肚子。
「這個月的任務獎金已經……」禹茶梅心痛的捏緊了錢包。
 快見底了啊!!!!
「所以我會為妳犧牲的嘛!」劉月祈緊緊的盯著廚房。
「聽說這間燴飯,會不小心手抖,撒下了晶瑩的一戳鹽。」樂橆冞左手撐著下巴,瞇著眼:「我們今天會遇到手抖嗎?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她已經餓到快瘋了……」禹茶梅嘆道。
  面對餐廳美味的燴飯,劉月祈、禹茶梅、樂橆冞三人眼睛閃閃發亮的盯著飄出香味的的廚房,吞了吞不斷分泌的口水。
「讓你們久等了!請慢慢享用吧!」工讀生將三碗美味的燴飯送上。
「都點了,後悔也來不及了!我們吃吧!」禹茶梅端著燴飯到對面的餐桌開始食用。
「距離上課還有三十分鐘,但是下節實驗課我們要提早十分鐘,等電梯什麼的路程算上去會消耗十分鐘以上,我們還剩下十分鐘不等可以吃!」劉月祈邊說邊吃。
「…………」樂橆冞手顫抖著。
 媽……廚房媽的手……抖、抖、抖了很……很多下……
*-*-*-*-*-*-*-*-*-*-*-*-*-*-*-*-*-
實驗室。
「老師妳午餐就吃這樣啊?」毛毛好奇的盯著夏雨寒老師手中的飲料。
「對啊!中午吃這樣就行了。」夏雨寒笑道。
「今天要上什麼?」梁語真走了過來。
「人體解剖啊!」夏雨寒還是一如既往的笑著。
「真的人類?」毛毛壓低聲音問。
 犯罪!這是犯罪!!!
「應該算吧!反正人是你們殺的,所以待會解剖的時候,如果覺得很眼熟的話啊……可能要趁機好好懺悔一下,然後要更認真的解剖他們,將他們發揮的淋漓盡致,造福人群。」夏雨寒收起笑容嚴肅的說:「雖然是該死的人,但是我們還是要尊重他們的人權,知道了嗎?要帶著畢恭畢敬和感恩的心。」
「唉……我一定會做惡夢……」毛毛拖著瞬間疲憊的身軀坐回位子上。
「她為什麼看起來好像受了很大的打擊?」夏雨寒好奇的問。
「畢竟要對一個根本不認識的人痛下殺手,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啊老師。」梁語真道。
「好吧!我都關在實驗室裡的,所以不知道。」夏雨寒將最後一口喝完:「都到齊了嗎?」
「樂橆冞、禹茶梅和劉月祈還沒到。」毛毛回。
「他們去吃肉了老師。」李燦智笑嘻嘻地說。
「哇……真希望待會不要看見他們到底吃了哪些肉。」夏雨寒笑了笑:「那麼,大家先站到鐵棺材前吧!」
「樂喬媗,妳在碎念什麼啊?」崔鐘賢看著旁邊十指緊握,不斷碎念的樂喬媗。
「我在祈禱!希望等一下順順利利,不要突然不該張開眼睛的人張開眼睛!」樂喬媗道。
「那如果死不瞑目的閉上眼睛算嗎?」崔鐘賢好奇的問。
「算!!!!不要嚇我!」樂喬媗的臉唰的一下變成慘白。
 嗚嗚,姊姊怎麼還沒來啊!
「不過,樂橆冞該不會餓到跑去吃人肉了吧?」崔鐘賢邊推著樂喬媗走邊笑問。
「姊姊才不會那樣!!」樂喬媗狠狠踹了一腳崔鐘賢。
 應該不會吧?
「你說誰要去吃人肉啊!我要真的吃人肉,我第一個就先吃掉你崔鐘賢!」樂橆冞直接將腰旁的小銀針刺進崔鐘賢的腓總神經,使小腿後的肌肉發揮向後走的功能,在即將因不平衡而跌倒之際,崔鐘賢急忙拔出,穩住身子後,低頭看著樂橆冞:「來陰的!!」
「戰爭不就是比誰更陰險嗎?」樂橆冞笑咪咪地問。
”喀”冰冷的器具再度抵著樂橆冞的腦袋。
「……唉!」樂橆冞無奈地又在心裡朝冰冷的器具打聲招呼:一陣子沒見了啊QSW-06……
「老師……一定要一開始就對著人嗎?」毛毛皺著眉。
「其他動物會好一點嗎?」夏雨寒問。
「會!」毛毛點頭。
「……你有非常嚴重的人類思想,萬物皆平等啊施主……」夏雨寒嘆道。
「一下子就對著一個根本不認識的人,怎麼對他們千刀萬剮!我又不是殺人魔!」毛毛激動的說。
「但你卻可以對一個不認識的人痛下殺手不是嗎?」夏雨寒冷眼看著毛毛。
「……我有讀熟資料……」毛毛道。
「資料不就是一堆外在的數據嗎?妳又真的了解這個人?他們又真的該死?每個人都有生存的意義,但是……」夏雨寒挑眉:「別忘了妳現在是位刺客了,冷血是刺客的條例。」
「……」
「走吧同學們,轉移陣地。今天解剖牛蛙。」夏雨寒朝毛毛笑了笑:「萬物皆平等。僅此一次,下不為例,知道了嗎?刺客毛毛。」
  毛毛愣了愣,露出笑容:「是!」
  一夥人移動到隔壁的教室後。
「好吧!那我們現在開始吧!」夏雨寒拿出一盒器具:「我們要先檢查裡面的工具有沒有受損,有的話拿來跟我換,不然等一下會很麻煩喔!」
「我們這個算受損嗎?」李多序拿著眼前歪掉的粗針。
「還是它本來就長這樣?」梁語真好奇地盯著那支針。
「它看起來好像還可以刺得進去,省著點用?」李燦智也盯著那支針。
「我說你們……」夏雨寒走了過來,換了支直直的新針:「你們那樣就叫受損了。」
「那沒有問題的話,每組派一個人來跟我領牛蛙。」夏雨寒道。
「安尼爾去!」李多序推了推安尼爾。
「不、不、不……李、李燦智去!」安尼爾結巴的推出李燦智。
  李燦智的笑容瞬間僵硬……:「好吧我去!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李燦智你在發抖。」李多序笑道。
「妳閉嘴!不然妳去!到底那個該死的傢伙啊!好好的大體老師不用,要用這種活生生要把牠弄死的,不是更殘忍!」李燦智不悅的抱怨著。
  毛毛安靜的不吭一聲。
「哇啊啊啊~~跑掉了!」禹茶梅大叫。
「呀~~~快抓住牠啊!!!」樂喬媗大喊。
「啊……」劉智妍愣了一下:「不小心手滑了……」
「你們……可不可以好好愛護一下牛蛙小姐先生?」樂橆冞站的遠遠的說。
「樂橆冞你該不會在害怕吧?」崔鐘賢笑著問。
「……我討厭那種看起來滑嫩嫩的東西。」樂橆冞打了個冷顫。
 啊,還是活生生的人好啊……
「嗚啊!!」李秉喬跳到桌子上,死死盯著地上那隻剛剛朝他飛奔而跳的牛蛙。
「哇……李秉喬你……跳躍能力大有進步。」宜杜仲笑道。
「快把牠們抓住!別想就這樣混掉整節課!」夏雨寒道。
「……」梁語真默默的將兩隻逃跑的牛蛙抓了回來。
「好啦!抓好,要開始了,現在我們要做的是,破壞牠的腦麻醉牠,把這根針……(以下內容由於過於殘忍省略),好,換你們了!」
「……」李燦智盯著手中的牛蛙,一動也不動,針就這樣在接近牛蛙的前幾公分停著。
「李燦智快動手啊!」李多序推了推李燦智。
「等一下……大家一直圍著我,這樣我壓力很大……」李燦智緊緊地抓著手中的牛蛙。
  李燦智周圍擠滿了其他人,每個人都緊張萬分的看著李燦智。
「不是分組嗎?去看自己組的啊!為什麼要看我的啊?!」李燦智抱怨。
「因為你看起來超有架式。」禹茶梅抓著牛蛙看著李燦智:「我要先參考一下別人的作法,既然要讓牠死,那麼就一次讓牠麻痺,不然太殘忍了。」
「…………妳這樣講我壓力很大。」李燦智深深的吸了口氣後,迅速的穿進,針彈出,牛蛙跳開了。
「……唉咦!幹嘛這樣!」李燦智又抓回牛蛙,久久下不了手……
「你刺的地方有些偏差了,所以彈出來。」夏雨寒道。
「我來啦!」李多序嘆了口氣,將牛蛙接過手,快狠準的使牛蛙腦死,才終於開始了實驗,散了人群。
「妳幹嘛不早來?」李燦智哀怨的看著李多序。
「這種殘忍的事情我是真的很不想動手。」李多序嘆了口氣:「要是面對大體老師,我可能還會比較輕鬆一點……萬物皆平等那種鬼話,聽聽就算了,人類怎麼可能做得到,這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docaine0711 的頭像
lidocaine0711

夏彌冞小說之窩

lidocaine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