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四大聯盟───影蝕日月

  影蝕日月,營業的是商店為──玩具店。切記,玩具店。
────真槍實彈的玩具店。
  大廳旁有個區域,提供試玩。
────真槍實彈的試玩。
  隔壁則是冥界暗河所營業的小醫院。
────「如果玩累了,可以到隔壁稍作休息。」來自:影蝕日月玩具店告示牌。
  現在,我們將進入到內部。
*-*-*-*-*-*-*-*-*-*-*-*-*-*-*-*
影蝕日月。
「該你了。」說話的是一位金黃髮色,帶著眼鏡拿著一把名為”沙漠勇士”的訓練員──李秉喬,專門訓練那些剛入盟的菜鳥。
「啊~這好麻煩啊!直接中要害不行嗎?」實習生──劉月祈,一頭黑短髮,看起來非常清爽,是命中率高達99.9%的天才,持有的槍枝為改造過的M9,解決了令人懊惱的槍管腐蝕生鏽以及彈匣彈簧力不足的問題。
「那你幹嘛拿M9?可以拿T93之類的。」李秉喬推推眼鏡。
「不一樣啊!我喜歡小巧!等等,看你這眼神……不會要我拿小蟋蟀吧?到現在我還無法解決它強大的後作力問題。選槍就像是選女朋友一樣!小巧玲瓏,一手掌握,剛好完美。」劉月祈爽朗的笑了笑,朝前方的靶子隨意送上一槍───正中紅心。
  李秉喬頭痛的忍下劉月祈第二次正中紅心──人質的紅心,他抓住劉月祈的衣領,以自認溫柔的語氣笑著警告:「我告訴你,我只忍三次,你最好第三次別再打中前面人質的腦袋,不然我下一槍第四次的示範就是拿你的腦袋示範!」
「誰叫人質要站在前面啊!」劉月祈不滿:「子彈哪有會轉彎的道理!」
 這麼厲害以後敵人都不用綁架人質了啊!大家都轉彎射到敵人腦袋不就好了?
「告訴你。」李秉喬再度抓起劉月祈的衣領,將臉湊近:「殺了人質就會有更麻煩的事,能一顆子彈解決的事就不要多用,能少一事就少一事是我們的原則,如果你壞了原則我就開槍壞了你的腦袋!」
 我可不想要執行任務的時候帶了個亂開槍的瘋子殺人兇手。瘋子殺人兇手和刺客最大的不同就在──我們殺的人是有意義的。
  劉月祈舉起左手:「我有問題。」
「又幹嘛?」李秉喬危險的看著劉月祈。
  劉月祈看向一直在後面雙手環胸,倚著牆看好戲的嬌小女性,那女子腰間有著一把銀色鐮刀,一頭紫髮,一雙紫色眼眸,紫色,就是她的代表,神秘又高貴──劉智妍。
「不能換人嗎?」劉月祈期待的看著劉智妍。
「呵哈~」劉智妍打了個呵欠,無趣的看著劉月祈不發一語。
 好無聊喔……在這邊看他們練槍還不如去和橆冞姐姐打靶或者找茶梅姐姐騎著腳踏車兜風……為什麼我要悶在這啊?我只不過是不小心砍到別人而已啊……為什麼要關禁閉啊?還要帶這奇怪的鐵手環!死老頭子!總有一天我要把你劈成兩半!
「為什麼她的臉越來越臭?」劉月祈不安的問。
 她就這麼不想教我嗎?我學習力很強耶!
「我先走了。」劉智妍才剛轉身踏出訓練場,手上的鐵手環立馬發出刺耳的警告聲。
”嗶──”
「啊~~~沒聽到沒聽到!!!老娘就是要出去!!」劉智妍煩躁的朝鐵手環大喊。
  李秉喬看了看手錶……
 再十秒,劉智妍會自己走回來。校長雖然是個怪人,但是研發出來的東西都非常的不同凡響,例如現在的手環,特別針對禁閉劉智妍用的。
  十秒後,劉智妍踏著憤怒以及不甘的腳步走了回來,同時也停止了腦人的刺耳聲響。
”叩叩!”敲門聲,一位穿著豹紋西裝搭上一件白西裝外套的男人──宜杜仲,走了進來,拿著一疊資料拍拍旁邊的門,讓大家的目光注意到這裡:「開會了。」
「一度讚哥,你真的要用這傢伙嗎?」李秉喬無奈的指著旁邊的劉月祈。
「秉喬哥,你就這樣在當事人面前說很傷當事人的自尊心耶……」劉月祈苦喪著臉。
「我看。」宜杜仲走了過來。
 我的眼光應該是不會錯的。
「真是麻煩……」劉月祈不耐煩的拿起M9:「子彈不能轉彎,就讓別的東西打中嘛!」劉月祈往右前方開槍,子彈打向掛在籃子上未完成的利器,”鏗鏘!”響亮一聲,籃上武器迅速彈飛,朝人質身後的兇手腦袋一刀一刀刺進紅心。
「噢!天啊!這種畫面不適合我這種想像力豐富的人……」其中一個學員遮住眼睛。
「合格啊!」宜杜仲笑看著李秉喬道,手中的資料拍拍李秉喬的肩:「懂得變通在這個世界上也是很重要的!」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笑了笑後:「各位開會了!」

「可是還有人在睡覺。」李秉喬道。

「……智妍,跟我出來一下。」宜杜仲笑了笑。
「我被關禁閉。」劉智妍不悅道。
「嗯,我知道。」宜杜仲仍笑著拉著劉智妍的手訓練場外走。
  不久──
”嗶────”刺耳聲響起,方旻洙起床了,朦朦朧朧的傳來了吵雜聲……
「旻洙哥!開會了!!」李秉喬在刺耳的聲響中拉大嗓門朝沉睡中的方旻洙大喊。
「嗯……?嗯……喔。」方旻洙睏倦的離開了他的沙發床,事實上,這裡任何地方都是他的──床。
「旻洙哥醒了嗎?」宜杜仲拉著一臉不爽的劉智妍回來:「我們會議就在這開吧!為了我們劉智妍小姐。」
「是為了你自己的耳朵吧!」劉智妍怒道:「居然利用我!我劈死你!」劉智妍拿出她腰間的銀色鐮刀。
「不是喔!智妍小姐。」宜杜仲邪魅的笑了笑:「是利用校長的發明。我會轉告校長──他的研發非常成功。」
「旻洙哥已經動身去會議室了耶……」李秉喬道。
「他該不會……」大家互看了一眼。
 睡著了吧?
「他該不會連在槍林彈雨中也睡得如癡如醉吧?」劉智妍無言。
「那麼,智妍。」宜杜仲笑著看著劉智妍。
「不要!休想!」劉智妍揮開鐮刀,取出保護姿態。
「為了會議,是時候犧牲妳了。」宜杜仲義正嚴詞的說。
「幹嘛不一人踹一腳叫醒他啊?」劉月祈問。
 都怪剛剛那個煩死人的聲音,害我現在都耳鳴了!!
「老人家經不起青年的一人一腳的。」劉智妍道。
「沒聽過薑還是老的辣嗎?」其他老學員道。
「沒聽過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嗎?旻洙哥是我們的寶啊!」李秉喬道。
「看看你們……都把我們旻洙哥說的好像過了九十大壽一樣,他還非常的年輕啊!不然怎麼會像嬰兒一樣狂睡呢?」宜杜仲笑道。
「……」劉月祈無言。
 我是不是不該選這聯盟的?好像每個人都很奇怪。
「這次輪到誰寫會議紀錄了?」宜杜仲問。
「旻洙哥。」李秉喬回。
「……劉智妍,拜託妳,犧牲一下。」宜杜仲嘆道。
  再次”嗶────”劉月祈跑到方旻洙前大喊:「你要當會議記錄!不准睡!還有,會議決定要在訓練場開!」
「嗯?嗯……」一樣一副剛睡醒,方旻洙打著呵欠前往訓練場,腦人的刺耳聲也停了。
訓練場。
「好……」
「好個頭……」
「嗚……我的耳朵……」
「這也是一種訓練……」
「你他媽的爛訓練……」
「zZZ……」
「幹。不要再來一次…」
「好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校長總愛刁難我,不過這一回我還是把這堆數字解出來了。」宜杜仲頭痛的說:「我們這回的任務,是刺殺一位名為──吹文成的人,男性,上屆烈組學長姐刺殺失敗的對象,總之,這個爛攤子現在輪到我們了。」
「吹文成……?」李秉喬皺著眉頭複頌了一遍名字。
 總覺得在哪聽過……
「蛤?」劉智妍皺眉:「那不是我們學校某屆的學長?」
「……………………………」一片沉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docaine0711 的頭像
lidocaine0711

夏彌冞小說之窩

lidocaine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