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四大聯盟───幻鷹之曈
  在聖月斐市有一個宛如仙境般夢幻的鄉村,專門出產刺客這個特殊新興行業,人們叫那鄉村——聖珞伊特。聖珞伊特有著知名度極高的四大聯盟——攻勢宛如烈火般綿延不絕的烈,敏銳宛如鷹般傲視群雄的幻,潛伏於夜晚宛如冥界暗河般波濤洶湧的冥,如日蝕月蝕無聲無息宛如黑洞般緩緩吞噬一切的影——烈、幻、冥、影。

  聖珞伊特學院弓箭場,一位短髮戴眼鏡的女子拉起等身的寶藍色弓箭,拉緊弓弦,瞄準,射出!
 ”咻!”箭宛如一隻老鷹瞄準了獵物,迅速飛向獵物,劃破空氣,緊緊咬住目標———正中紅心。
「嘖嘖嘖……梁語真妳真的不去獵豬太可惜了!」女子旁的男子——安尼爾讚嘆的搖搖頭。
  女子——梁語真轉頭看向安尼爾,汗水流下,仍露出甜美的笑容:「這個應該是誇獎吧?」
「給。」安尼爾貼心的遞上毛巾:「獵豬的話我就有豬肉可以吃了啊!」
「謝謝!」梁語真接過毛巾擦拭著:「滿腦子都是肉!」
  安尼爾笑看梁語真不答。
 我腦子裡除了肉其實還有妳啊!
「走吧!先回去,還有任務報告要寫。」梁語真邊說邊將弓箭拆解分裝。
「唉!想到那一堆滿滿四千字的報告就覺得全身骨頭都要散掉了啊!」安尼爾頭痛的歎道。
「呵呵!好啦不要抱怨!」梁語真笑看著安尼爾。
「對了!」梁語真想起了某件事,笑道:「校長給了我們一個新的任務喔!」遞給了安尼爾一信封。
「不會吧~我們任務報告都還沒寫完又來新的?」安尼爾皺眉。
 這老頭想要殺我們嗎?我覺得舉槍自盡還比較舒服一點。
「欸?急件?!」安尼爾接過梁語真的信封袋拆開,瞪大雙眼,下巴拉到最底限……
「對啊!所以多序和燦智呢?準備開會!」梁語真拿回信封收好。
「大概在店裡追逐吧?」安尼爾道。
 上演著是否該剪頭髮是例行公事。
  梁語真露出笑容:「那你先回去吧!一個小時後開會,我想先到某個地方逛逛。」
  安尼爾猶豫了一會兒:「那我先回去了。」他明白梁語真雖然非常愛笑,但她很不喜歡跟別人說心事,有什麼事總是喜歡悶在心裡不說……其實不只她,這裡的許多刺客都是這樣的,或許是訓練有素?一種習性吧!安尼爾想,揮揮手,不說一句,他邁開步伐回幻鷹之曈總部。
 多餘的擔心也沒用,不如想想能幫到什麼忙才實際。
*-*-*-*-*-*-*-*-*-*-*-*-*-*-*-*-
  梁語真獨自來到一間溫室,裡頭滿滿是有如藍寶石般的洋桔梗,這裡所有的桔梗都是梁語真親自種植,是很久以前,一位她深愛的男人告訴她的,他說:「這是洋桔梗,就像妳一樣,充滿美麗讓人靠近,卻又警戒著防著別人。美麗也危險。」
「可是太警戒了……把你也隔絕在外了。」梁語真看著滿滿的洋桔梗,藍得使人憂鬱……
 因為害怕失去,所以倒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擁有,警戒著你,不讓你靠得更近。
  她喜愛看著這一片憂鬱的花海,彷彿可以藉此覆蓋她小小心底滿滿的憂愁,與之沉浸在寂靜的花海裡。
  深吸口氣,梁語真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走出這間溫室,她仍然是宛如洋桔梗般的梁語真。
  漫步在聖珞伊特,前往幻鷹之曈總部,幻鷹之曈總部有著一隻老鷹的標誌,根據創始的學長姐的說法是:「我們的攻擊是不能盲目的,要像盤旋在高空的鷹,俯視全局,緊盯目標,俯衝咬殺,完成任務。」而她就是俯視全局的鷹之曈。

*-*-*-*-*-*-*-*-*-*-*-*-*-*-*-*-
  打開幻鷹之曈營業的小小精神科診所,朝裡頭走去,有著一道閉鎖的門,透過指紋,臉部辨識,可以知道——我們絕對不會整形。總之,進了門,就該面臨吵雜,因為他們這一屆,剛好都是些活潑好動、衝動和孤傲的刺客們。
  例如眼前兩位,那位斜邊瀏海,長髮,拿著剪刀追人一邊喊:「李燦智該剪頭髮了!!」的人就是個性隨和的李多序,不知道為什麼她很喜歡找李燦智開刀。
  而另一位被追著跑,卻又面帶笑容,宛如陽光般燦爛耀眼的人就叫李燦智,他是一位非常令她頭痛的人,因為他害梁語真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會議的重點講清楚,他極度沒耐性,如果講得太久他會擅自離席,這就算了,最可恨的是他又能把任務執行的徹底完美……就是那種白目到讓人想吐他口水,卻又實力堅強到讓人把口水吞回去的感覺。
  “那我開作戰會議是要幹嘛?這麼小心謹慎是要幹嘛?”梁語真總是在心裡這麼不平衡的想著。
  而旁邊看好戲的那位高高的,叫做安尼爾,是唯一不會令她頭痛乖巧的孩子,梁語真走到安尼爾身旁:「好久喔!都快一個小時了。」
「在我回來之前就開始了,所以應該更久……」安尼爾笑道:「不過他們有中場休息就是了!」
「李燦智~我這次真的有好好的訓練自己的技術,可以百分百信任我!」李多序拿著剪刀追著李燦熺。
「不要!!」李燦智毫無猶豫的拒絕。
「你看你頭髮那麼長!」李多序仍追逐著。
「尼爾比我長啊!」李燦智大喊。
「他太高了啦!」
「我也很高啊!」
「但比他矮啊!」
  一句話,深深的刺中李燦智的心。
「唉呀!燦智哥受傷了。」安尼爾笑道。
 不過為什麼我躺著也中槍啊?
  李燦智停下腳步,面向一頭衝來,來不及停止的李多序,李多序就這樣硬生生的撞上李燦智的胸膛。
「欸?」李多序愣愣的停了下來,慌亂的心使她的腦袋一片空白。
「妳這臭傢伙!自己比我矮還說我矮!!」李燦智捏住李多序粉嫩的雙頰搖搖晃晃。
「啊——痛痛痛痛痛!!!!」李多序短暫的粉紅色錯覺瞬間被痛楚拉回現實。
 嗚嗚~~我的臉蛋會鬆弛啊啊啊~~~
  李燦智又多拉了一會兒才放開手,李多序淚眼汪汪的怒視著李燦熺,李多序感到雙頰極度的火熱,想必雙頰早已紅通通,一痛之下,打開剪刀,猛然快速的剪向李燦智引以為傲的臉,同時梁語真驚喊:「李多序不可以!!!」
  李燦智遊刃有餘笑嘻嘻的往後躲過:「呵呵呵~真的好危險啊~」些微髮絲飄落,李燦智朝梁語真露出燦爛的笑容:「語真回來啦?」
「好了,你們這次玩得太過火了。」梁語真沉下臉。
  李燦智無所謂的笑笑:「沒關係啦!多序是因為知道我一定躲得開才刺的。」李燦智看了看李多序,笑道:「她不會沒有理由就出手的,對吧?」一記甜甜的燦爛笑容。
  李多序垂下頭,掩飾著不知是因為剛剛被捏而紅,還是因為李燦智的笑容而紅的臉頰,抬起手,輕輕的朝李燦智的手臂,握拳輕柔的揍了一下,輕聲道:「囉嗦……」
  梁語真看著這兩人,輕嘆口氣後說:「開會了。」
「又開會~~~~」李燦智無力的蹲下身子任性:「我不要!!」
「由不得你。」梁語真將地上的李燦智拎著拖到會議室:「你們兩個也跟上。」李多序和安尼爾急忙跟在後面。
  還可以清楚的聽到一路上李燦熺的哀號:「啊~不要不要不要!」
*-*-*-*-*-*-*-*-*-*-*-*-*-*-*-*-*-
會議室。
「好了,現在因為李燦智這個超級沒耐性的個性,我要十秒以內說完這次會議的重點。」梁語真將李燦智丟到椅子上,安尼爾急忙架住李燦熺,不讓他逃跑。
「燦智哥啊!這次就安分點吧!拜託了!」安尼爾小聲在李燦熺耳旁說。
「十秒計時!」李燦智看著手機的計時器開始倒數。
「吹文成,這次刺殺的人。前屆烈組學長姐也刺殺失敗的人,聯合所有警界人員要調查我們然後殺人滅口。」梁語真迅速講完,瞄了瞄李燦熺,李燦智笑了笑:「九秒二三。作戰會議幾點?再給你十秒。」
「給我一點時間想想要怎麼講,所以明天下午三點好了,然後,上次的任務報告記得交給我。會議結束,解散。」梁語真將資料點火燒毀。
「歐耶——!!」李燦智開心的掙脫了安尼爾的雙手,然後直奔到外頭。
「創最新紀錄,會議時間二十秒。你這樣要我這個文書怎麼紀錄啊?」李多序皺眉。
「就說明這是重點中的重點就可以了,無須贅詞,反正校長應該也都習慣我們簡短的會議紀錄了吧?」安尼爾笑道,李多序點點頭,沒意見。
「不過就這樣把資料燒毀無所謂嗎?我們都還沒看……」安尼爾擔憂。
「我記起來了。」梁語真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笑道。
  其餘的人也跟著笑了……
 幸好……幸好語真不是敵人……不然這麼棘手的敵人,以後怎麼面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docaine0711 的頭像
lidocaine0711

夏彌冞小說之窩

lidocaine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