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四大聯盟───烈火如天
  聖月斐市,是一熱鬧繁華的都市,空氣卻一點也沒被汙染的城市,吃、喝、玩、樂,食、衣、住、行、育、樂,你喊得出來的通通可以找的到!但在這熱鬧繁華的聖月斐市裡,有一片隱密的森林,那片森林時常起霧,人們都說那裡有著許多的冤魂,從沒人敢靠近,日正當中也能感受到它的陰涼氣息。其實,那裡並沒鬧鬼,至少住在裡面的人們就可以保證,空氣新鮮、清澈河水、遍山遍海,可以說是人間仙境,前提是,你可能要先通過那詭異的森林濃霧,並且小心野獸,你就可以安全到達此仙境,這裡的當地人將此地命名為───聖珞伊特。
  秋季中旬的週日,陽光普照的好天氣,一位活潑可人的女子,騎著一部銀色的腳踏車,悠閒的在聖月斐市的公園河畔"兜風"。她的職業很特殊,是在聖月斐市無人知曉的秘密行業,就讀的學院也是除非深入聖珞伊特,否則可能永遠找不到的學院,在學中。
  她是一名刺客,好吧!這也沒什麼,反正聖珞伊特的名產就是刺客,但是出了聖珞伊特好像就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總之,她是一名熱愛自由的刺客,所以當她沒有接學校指派任務的"任何"時候,都是她當一名普通學生放假的時候,一位月休不限,月薪卻至少上看十幾萬的小數目的"普通大學生",說來也沒什麼好得意的………
「拿命工作,這還嫌太便宜了一點!」禹茶梅總是忍不住這麼嘀咕。
  她也不是沒想過別的工作,但就是沒一個工作可以像刺客般自由自在。
"我們在散步~我們在殘酷~心裡早預估~誰要說出口~誰要當兇手~"手機鈴聲響起,只有兩種可能。
  1.工作。2.老朋友要約出來一起吃個飯。她希望是後者,畢竟她現在正在享受難得的假日。
  停下腳踏車,拿出手機:「喂?」
『有空嗎?』電話另一頭傳來懶洋洋的聲音。
「沒空怎麼接電話?」禹茶梅笑了,是老朋友。
『那老地方見吧!』
 又掛電話……這傢伙仍然討厭別人掛她電話,所以正事講完,她就會掛斷電話。
  踩動腳踏板,她慢悠悠地騎到一家牛排館,裡頭坐著一位個頭矮小,禹茶梅解釋為迷你的老朋友──樂橆冞,她戴著一副略大的粗框眼鏡,和一頂貝雷帽,帽裡肯定塞滿了她那頭顯眼的紅長髮,很長、很紅,她看過幾次……像鮮豔的玫瑰般豔紅,與她身高幾乎接近的長度,她不剪頭髮,她曾問過她,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禹茶梅拉開椅子坐下,一如既往,一份令人食指大動的松阪牛排就會送上,旁邊會附上許多鮮艷的食物,接著就是……
「我們這來了一個新人,一個很討厭的新人。」樂橆冞邊說邊動著刀叉,熟練又準確的將牛排裡的紅蘿蔔、青椒、小綠豆子射到對面禹茶梅的餐點上,這是正常情況下,今天,從不失手射偏的樂橆冞,射偏了十公分。
  禹茶梅微微挑眉,繼續邊聽邊吃……
 真的很討厭呢!不然怎麼會射偏了十公分左右呢?想必這人不是很高大就是很沒禮貌吧!真想親眼見識。
  結束了午餐時間,兩人走出店,樂橆冞笑著提醒:「那麼一直以來麻煩妳的事情……今後也繼續麻煩妳了!」揮揮手,踏著她小小的步伐,塞起耳機,離開了。
「麻煩的事啊……」禹茶梅望著蔚藍的天空,突然想起了一群熟識的人,笑了:「我覺得還滿有趣的啊!」踩著踏板啟程,她想繼續亂繞。
「啊……忘了寫任務報告……」禹茶梅小聲驚呼,車頭一轉,改變目的地───烈紙工廠。
  烈紙工廠,禹茶梅一直對這個名字很不滿意,好像不吉利一樣,紙就很容易著火了,還烈…….而且不管怎麼唸總覺得像是劣質工廠。總之,老闆開心就好……. ,它是一座造紙工廠,普通至極又吵雜的工廠,巨型的機器運轉著,數多的再生紙出產,以上,是從外人眼中看來,從這吵雜又大的要命的工廠裡有一扇門,將門打開……
  一條長廊,兩旁種滿了紅黃相間的石竹花,她一直希望,哪天把這砍掉重來,種滿她最愛的紅色玫瑰花!禹茶梅楞在原地一會兒,想起了一些往事,搖搖頭,禹茶梅將思緒清空。
「茶梅,隊長有事要說,要我們去一趟會議室。」經過的學員看到禹茶梅順便告知消息。
  禹茶梅仍然悠閒的走著,她一向不喜歡慌忙的感覺,但是她喜歡看人慌慌張張,所以……
 到底是什麼事呢?看來我的報告要熬夜了。
*-*-*-*-*-*-*-*-*-*-*-*-*-*-*-*-*-
  會議室。
  一位咖啡色及胸長髮,黑色的雙眼看起來非常冷漠的女子,是烈火如天的隊長───朴羽希,在學生。聖珞伊特學院為一所專門訓練刺客的學校,是一所說嚴格其實也頗放牛吃草的學院,畢業門檻是完成一百件任務,也就是說,你至少也要殺了一百個你不認識的人,而且如果失敗的話,扣分扣很重,還要多做額外的任務,每個任務分成團體和個人,聖珞伊特所屬的團體最有名氣的四流派分別為───烈、幻、冥、影。
  而"烈"就是這家烈紙工廠。
  現在,朴羽希正不耐煩地坐在椅子上等全員到齊,只差禹茶梅了……
「那傢伙……是又鬼混到哪去啦!?」朴羽希質問在場的人。
「我剛剛有在走廊上遇到她,她應該等一下會到。」剛剛告知消息的學員舉手回答。
「算了算了,她可是禹茶梅啊!悠閒禹茶梅。」朴羽希揉揉太陽穴:「哪天她要是變得驚慌失措了,才使人害怕。」
 反正她悠閒歸悠閒,時機不對了還是會認認真真的幹一場的,沒有時間悠哉時。
  禹茶梅打開了會議室厚重的門,鞠了個躬:「不好意思!」
「坐吧!」朴羽希嘆道。
「現在,有件任務。」朴羽希拿出桌上的信封袋,拿出裡面的所有資料:「傳下去看,看完銷毀,我們這次的任務是刺殺汩薩企業裡,隸屬商品開發的組長--吹文成。」將資料傳下去。
「又不是第一次了,為什麼這種事還要在會議室裡講?」一位男學員問,往左將資料傳下去。
「……」禹茶梅將資料傳下去,懶得看。
「禹茶梅妳給我認真看!」朴羽希道。
「好啦──!」禹茶梅心不甘情不願的拿回資料隨意翻閱:「沒啥啊!」再度傳下去。
「唉!看來我們這組的從廢話裡找出重點的能力很弱啊!」朴希羽搖搖頭。
「這能力聽起來頗弱但又頗有價值的感覺。」禹茶梅笑道。
「總之,這人,是我們上屆學長姐,刺殺失敗的人。最近他的名字又出現在名單內了。」朴羽希道。
 麻煩人物又出現真的很討厭,我美麗的畢業成績啊~可不想被這傢伙中途咬掉!
「又出現就代表這人真的超級該死啊!」禹茶梅道。
「是該死沒錯,因為那個人,最近對我們來說,非常危險。」朴羽希看了看每個人,繼續說:「那傢伙,正在如火如荼的調查我們,聯合所有警界人員,一舉殲滅我們。」
「咦?!」禹茶梅愣了愣。
 搞笑嗎?以為我們混多久啊?隨隨便便就想調查出我們?就算調查出我們,一舉殲滅?會不會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啊?吹文成…….聽起來就很弱!
「反正先謹慎行事,下次作戰會議的時間會另行通知,會議結束。」朴希羽看著其他人漸漸回去,看著禹茶梅的背影道:「我希望我們的合作能長久一點,妳應該知道我的意思。」
  禹茶梅回頭看了看朴希羽,隨口回了句:「喔好!」然後離開。
 什麼意思?我不知道耶……是很喜歡我所以希望我們能合作久一點嗎?不過……太遲了。我們從一開始就已經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docaine0711 的頭像
lidocaine0711

夏彌冞小說之窩

lidocaine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